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番外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番外-苦夏

 

一名穿着薄衫的青年仰躺在竹丝编织的吊床上,手中的扇子缓缓摇动着,青年的一条腿半挂在吊床外头,略显瘦小的脚踝上头挂着一条黑色链子,链子上头挂着数枚花朵形状的银色铃铛,随着青年一摇一晃,铃铛发出了清脆声响。

 

「主子,甜藕莲子汤…」

 

「冰的?」

 

「…温的,叶公子吩咐的。」

 

青年摆了摆手,让自家手下人将温的甜汤端走,他的身子跟以前虽说是天差地远,但这几年调养之下倒也跟常人无异,只是畏风而已,而且…本来失去视力的眼睛,在千机苏沐秋的细心调养之下,白日可见到模糊的形象,蓝河觉得这样就够了,至少他免去了很多麻烦…比如…

 

「小蓝…」

 

「嗯?」

 

「怎地不喝点甜汤消消热气?」

 

「…热。」

 

蓝河慵懒地翻了个身,半趴在吊床上,伸出手去摸眼前的人,叶修反手握着蓝河的手,将蓝河的手掌贴在自己脸上,蓝河微微一笑,手上摸着的却是刺刺的感觉。

 

「多久没刮胡子了?」

 

「大概几日而已。」

 

「去了那儿?」

 

「你猜?」

 

「…不猜,就知道欺负我这瞎子。」

 

蓝河一个翻身从吊床上落了下来,叶修一把抱起蓝河,手上掂了掂,上个冬天养出来的肉,到了这个夏天都掉光了,不是他不让蓝河喝冰甜汤,只是蓝河的身子还太虚弱,光是喝上一口冰凉的水,便能咳嗽咳上半天,更别说晚点就开始发起低烧,饶是总是笑咪咪的苏沐秋,在被叶修呼来唤去了几次后,也下了命令,让蓝河不准喝冰凉的饮品,这让苦夏的蓝河叫苦连天。

 

「倒是闹起别扭了…」

 

「唉,我还不想回房!」

 

「给你带了些新东西,你定是会喜欢。」

 

叶修扛起蓝河,蓝河拍了拍叶修的背,让叶修将自己放下,好歹以前也是个武人,现在蓝河在这千波苑里,与常人一般,能独自一人四处行走,不过叶修还是不太放心,不止让人将千波苑里的所有物什都钉死在地上,连外头倚靠着千波湖的雕花栏杆也无法避免,本来是用细木条钉死,不过在某一次蓝河摸到了自己心爱的雕花栏杆被钉上了丑陋的木条后,大发雷霆还差点掉进了千波湖后,雕花栏杆上头的木条全都给拆掉了,改换成了雕花栅栏。

 

回到两人的房间之后,叶修大步走向了床榻,叶修将蓝河放在了榻上,柔软而冰凉的感觉让蓝河忍不住叹了口气,太舒服了,蓝河的手掌抚摸着身下凉爽的布料,脸转向了叶修的方向,叶修嘴角微微勾起。

 

「冰蚕丝?」

 

「嗯。」

 

叶修的指尖滑过蓝河的长发,仅仅只用一条薄红色发带束起的头发一下便散开,叶修亲吻着蓝河的发丝,蓝河双眼湿漉漉泛着一层水光,看来就像头小鹿,叶修突然想起,几年前那场极为奢靡的欢爱,只觉得下腹一阵燥热,蓝河将冰蚕丝被裹在身上,只觉得身上的暑气全被驱散,蓝河挪动着身体,贴在了叶修怀里,叶修看着瞇着眼的蓝河,心里倒有些蠢蠢欲动,手掌从蓝河腰上往臀尖滑去。

 

只是这赤裸裸的暗示似乎被蓝河给无视了,蓝河点着头,没过一会就趴在叶修怀里打起了呼噜,虽然叶修很想现在就办了蓝河,但苏沐秋的提醒犹言在耳:

 

莫要纵//欲,蓝河受不住

 

叶修扶着蓝河,两人一同躺在了榻上,蓝河将自己埋在了叶修怀里,叶修的手还放在蓝河的臀上,叶修的内心顿时复杂了起来,默念着心诀,叶修缓缓压下了心头的邪火,没想到一双冰凉的手探进了叶修的衣服之中。

 

「叶盟主…」

 

怀里的蓝河嘴角微微勾着,略低的嗓音听在叶修耳里勾人得紧,叶修吻上了蓝河还欲说些什么的唇瓣,种植在窗外的凌宵花随着微风而摇曳着,若是仔细听听,还能听见夹杂在风中的,属于恋人的低喃轻语。

评论(5)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