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11)完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终、终于,本来只想来个小短篇啊!

结果还是舍不得啊,果然叶蓝还是要甜吧

 

 

又一春,叶修站在了千波苑前,本以为会像往常一样,欲转身而去时,叶修的鼻腔里闻到了,非常淡的草药香味,而耳中听见了细碎的人声,叶修飞身而去,心跳加速,莫非是…

 

翻入半开的窗户时,只见一个青年背对着自己,衣服半遮着身子,一头青丝拨到一边,颈子到脊椎有一道狰狞无比的伤疤,几根细如牛毛的银针插在青年身上,而门外走入了一个叶修熟悉的身影。

 

「唉,叶修?」

 

「苏…沐秋?」

 

「还没去找你,你倒是自己找上门了…」

 

「叶盟主,许久不见。」

 

千机苏沐秋走到青年身后,将银针拔起,青年将衣服穿起,在叶修屏息之时,缓缓转过身子,画着红梅扇面遮着青年半张脸孔,一双桃花眼弯弯,叶修却是愣了一下,那双本来该是灵活灵现的眼,现在竟是无半点焦距,蓝河他…

 

「脑子撞了,看不见了…」

 

「…」

 

青年的面容一如叶修所熟悉的,嘴角弯弯,却是苍白不已,叶修看了眼苏沐秋,苏沐秋耸了耸肩,又看了看蓝河,直接离开了房间,蓝河摸索着,拍了拍床边,示意叶修,叶修放轻了动作,来到了床榻边,蓝河又摸索了一会,这才碰触着叶修的手,将叶修的掌心贴在脸颊旁。

 

「那啥,他现在身子比寻常人更脆弱,若那要啥…咳,轻点…」

 

苏沐秋成功收获了叶修的白眼一枚,看着眼前的小狐狸,叶修叹了口气,认栽了,他还是心悦蓝河这个江湖祸害,将蓝河抱在了怀里,蓝河反手抱住了叶修的腰。

 

「我想你了…」

 

「怎地舍得回来了?」

 

「…听闻叶盟主即将大婚。」

 

「是吗?若不这样,是不是无法将你逼出来?」

 

「…中计了…」

 

「这些烂账,留待以后慢慢算。」

 

叶修扳起蓝河的下巴,恶狠狠咬了蓝河下唇一口,血珠子衬得蓝河的唇更为苍白,蓝河安安静静任着叶修啃咬着自己的唇,在几乎喘不过气时,叶修放开了蓝河,舔了舔嘴角。

 

「…蓝河!」

 

鼻腔窜过一股异香,叶修只觉得全身发软,蓝河嘴角勾着笑,双颊因为缺氧而泛着一层薄红,蓝河双手抵在叶修胸口,整个人贴在叶修身上,咳…老招式总是最有用的,不是吗?更何况,这还是苏沐秋重新配过的新药方。

 

「叶盟主,又中了同一招了呢…」

 

折扇滑过叶修胸口,最后挑起叶修下巴,看来轻佻而又诱人,可惜蓝河看不见的是,叶修嘴角那抹别有深意的笑容。

 

「!」

 

「是谁中了谁的招,还很难说…」

 

蓝河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背部紧贴着床榻,叶修滚烫灼热的吐息喷洒在蓝河的脸与颈边,湿热的感觉滑过耳廓,蓝河这才惊觉,自己被叶修给算计了。

 

「小蓝乖,咱们先来算第一笔…」

 

「等、等会…」

 

蓝河带着喘息与呻吟的求饶断断续续传出房门,端着汤药的笔言飞看了眼知月,两人眼神交错了一会后,同时离开了蓝河的院落。

 

看来他们的主子与主子的男人,这些烂账可能得算上好一阵子…

评论(9)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