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系雷文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10)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还是写不完QAQ

 

 

 

蓝河的身体软绵绵地往后飞去,叶修足不点地,不断的向着蓝河而去,蓝河的嘴角微微扬起,,直到身体撞断了几根树木后才停止了后退之势,一手按着胸口,重紫色的衣衫上沾染了血迹,蓝河摇晃着站起了身子,眼前却是出现了几个趁机想要蓝河命的人。

 

「愚蠢…」

 

蓝河扯着袖子擦去嘴角旁的血迹,在那些人动手之前,叶修却已经赶到,那些人愤怒隐去身形,蓝河得活着,才能知晓这桩谋逆之事,究竟还有多少人参与其中…叶修试着说服自己,省得自己在一怒之下,真的杀了蓝河。

 

「请赐教…」

 

蓝河手掌成刀,往叶修劈去,叶修退后了一步,总觉得有点奇怪,蓝河现在不使用内劲了,单纯只使用自己修习多年的武艺,莫非…

 

「你方才吞服了什么?」

 

「…」

 

叶修收起了退后之势,欺身向前,一把攥住蓝河的手腕,果然…蓝河身体里已经空荡一片,半点内劲都没有了,叶修皱着眉头,蓝河甩开叶修的手,往后飞了一丈,拉开了与叶修的距离。

 

叶修的举动并不如蓝河所预料,这让蓝河十分焦虑,世人皆知叶修与蓝桥公子交往甚密,甚至有些谣言指叶修也是蓝桥公子谋逆的从犯之一,所以,蓝桥公子必须死于叶修手里,这也是蓝河自己对污陷叶修的赎罪。

 

「咳…」

 

几滴血珠子落地,蓝河使用的虎狼之药,能暂时将人的潜能激发到最大,但是…使用了药的人,在药效过后会内劲全失,甚至会减少寿命,蓝河算过时间才服下那虎狼之药,本来应该一掌毙命于叶修掌中,但没想到叶修硬生生收回了内劲,蓝河垂着眸子。

 

轰隆!

 

地面突然震动了起来,立于悬崖边的蓝河脚下的地裂开,兴欣山庄的背面,是一座高耸的悬崖,当初叶修等人也是听从蓝河的建议,才将兴欣山庄建在这难攻易守的地势之上。

 

「小蓝!」

 

叶修看着蓝河的身体往后倾倒,叶修往前直奔而去,手伸向蓝河,蓝河下意识想伸手,但是…最终手掌握着拳整个人往后倒去,直到整个身体往下坠,叶修用千机伞化成的矛插进了山壁之中,勉强抓住了蓝河的衣袖,蓝河的嘴巴张合了几次,最终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成王败寇,叶盟主何必惺惺作态…」

 

「你…」

 

「叶修,我心悦你。」

 

「骗子…」

 

听见叶修的话,蓝河眼里的光芒渐渐散去,叶修使劲缓缓拉着蓝河的衣服,试着将蓝河拉上,直到叶修将蓝河抱在了怀里,蓝河也只是低垂着眸子,悬崖上人声鼎沸,看来方才的动静将人都引来了。

 

「嗯,我是骗你的…」

 

只见蓝河嘴角勾起一抹笑,吻了一下叶修的嘴角,抬手往叶修环着自己腰部的手腕一按,麻穴!叶修倒抽了一口气,整只手臂发麻,蓝河的手掌按在叶修胸口,轻轻一推,叶修手臂一松,蓝河整个人落进了深不见底的悬崖里。

 

「叶修…哥哥…」

 

又低又轻的声音飘散在风中,叶修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抹重紫色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这场兴欣山庄的危机在武林盟主将逆贼打入悬崖后结束,不知道是谁触动的兴欣山庄的机关,才导致了埋于地底的火药被点燃。

 

而蓝桥公子的尸身在数天后被发现于河边,只能用一句话形容,那便是惨不忍睹,毕竟是在水里被泡了一阵子,若不是那身重紫色的衣裳过于醒目,怕是要让那官府当无名尸收入义庄草草掩埋。

 

这风风雨雨总算在蓝桥公子伏诛之后结束,这庆祝的宴会是一场又一场,朝廷与江湖都回归于平静,叶修立于千波苑之中,但千波苑彷佛是久未有人居住一样,笔言飞、知月与倾城早已不见踪影,叶修一间一间房间察看着,原本热闹不已的千波苑竟然那么安静吗?叶修有些茫然…

 

他已经完全洗脱了那些脏水,蓝河推开他时,将一个小袋子塞进了他的胸前,叶修拿出小袋子倒出里头的东西,一些他觉得微不足道的东西,比如:他在路边摘给蓝河的小花,或是在小摊上买的泥塑玩偶、木簪,还有一条薄红色的发带,带着彼岸花的玉针,以及千波苑的钥匙与一份地图。

 

江湖就是这般风里来雨里去,一代新人换旧人,叶修将盟主令交给了兴欣山庄,托付了他能想到的好友们,便独自一人离去,没人知道叶修去了那,只能偶尔在一些说书人的只字词组之中,听见叶修到了那,做了那些事…直到连叶修这个名字也逐渐被淡忘。

评论(6)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