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系雷文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09)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写…写不完

 

 

 

「兴欣山庄被围!?」

 

「那逆贼竟说要取代叶盟主,怎么可能!」

 

一进到杭城,叶修能感觉城内的气氛非常紧张,小心掩饰着自己的身形,叶修需要的是大量情报,叶修钻入一户民房之中,只见一名长相平凡的少年惊讶的看着叶修。

 

「盟主!」

 

「小乔,蓝河呢?」

 

「蓝…蓝桥公子他带着上千死士围住了兴欣山庄,扬言若是不交出盟主令…将屠尽兴欣山庄。」

 

「他、真的这样说?」

 

「是…」

 

少年犹豫了一会后,点了点头,叶修闭上了眼,心脉之中血气翻滚,叶修闷哼一声,嘴角淌下一丝艳红,蓝河啊蓝河,你究竟想做什么?叶修转身离开,往兴欣山庄而去,距离蓝河设下的时限,只剩下不到半日。

 

「主子…」

 

「待叶盟主前来后,尔等自去。」

 

素白的扇面遮住了蓝河一半的脸,蓝河瞇着眼,兴欣山庄的人不可能会屈服,他们在等着,等着武林盟主的归来,蓝河低垂着眸子,他放出去的消息不可能不将叶修引来,蓝河再度张开眼时,心中的困惑与迟疑已经被抛到脑后。

 

随着人群骚动,蓝河知道,叶修已经到了,最后一幕开始…

 

「还烦请叶盟主交出盟主令…」

 

蓝河合上了扇子,直指着叶修,眼里满是阴霾与狠毒,叶修一愣,他倒是从未想过,蓝河帮他那么多次,甚至给了他调动手下人的秘令,便是为了这枚盟主令,传闻盟主令里头藏着宝藏图,但叶修仔细琢磨了很久,甚至联络了在西域,千机伞的制造者,号称千机的苏沐秋,却也没琢磨出什么,莫非蓝河自有手段?

 

「叶盟主?」

 

「想要?那便拿去吧…」

 

叶修抛出盟主令,没料想到人群之中竟是飞出了不少身影,看来有不少人都想要这枚盟主令,蓝河一跃而起,内劲吹飞了不少人,手中的折扇左右一挥,又是打下了不少人,叶修张开了千机伞,千机伞一出,谁与争峰,叶修手上一抖,千机伞成了长矛状,叶修提起内劲,伞与矛在半空中交会,蓝河只觉得虎口一麻,手中折扇竟是直接脱手而出。

 

蓝河落地后紧紧按着自己的手腕,白玉制成的盟主令被叶修手中的长矛一挑,稳稳挂在了长矛上,蠢蠢欲动的人群看见盟主令又落回了叶修手里,本来还欲上前抢夺的人纷纷又重新躲回了人群之中…

 

「叶盟主好工夫,但…若是这样呢!」

 

「蓝桥公子若是真想要盟主令,那便凭真本事来夺取吧。」

 

蓝河站稳了身子,玄色滚着紫貂毛的披风下露出了一柄长剑,世人皆知,蓝桥公子的爱剑名唤春雪,蓝河将玄色披风解开,抽出了挂在腰间的春雪,看着蓝河眼里的杀意,叶修叹了口气,终归…两人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逆贼蓝河,乖乖束手就擒…」

 

「…请赐教。」

 

听见叶修说的话,蓝河的身子一颤,随即稳住了自己的心神,谋逆乃事实,而叶修的身影很快便杀到了蓝河眼前,一旁的众人纷纷退散,免得这场武林盟主之争波及到自身,蓝河举剑挡住了叶修的长矛,感觉到虎口一麻,叶修心头一惊,明明方才蓝河还挡不住自己的一击,怎地现在,蓝河的内劲突然变强了?

 

「你…」

 

叶修才一开口,没想到蓝河反手就是一掌,带着冰冷内劲的掌风往叶修脸上招呼,叶修险险闪过,盟主令被春雪剑的剑尖挑飞,叶修手掌上聚起了炽热无比的内劲对上蓝河的手掌,冰冷与炽热碰撞,两道内劲从两人身边扩散,人群顿时感到又冷又热,立刻又往后退了数丈,定睛一看,两人所在之地旁边的地上已经被掌风刮出一道道痕迹。

 

「叶盟主好生厉害…」

 

「没想到逆贼的武功更上一层楼了…」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但叶修与蓝河充耳不闻,盟主令被矛尖与剑尖不停挑飞,这时有一个不长眼的小飞贼一跃而出,蓝河逮着了机会,踏着小飞贼的脸朝着盟主令而去,叶修眼见盟主令就要落入蓝河手中,矛尖点地,踏着矛身借着矛身反弹的力道竟是冲到了与蓝河一样的高度,盟主令再次被叶修击打到更高的地方。

 

「为何?」

 

「不为何。」

 

「你曾说过…永不伤害我…」

 

「那是骗你的。」

 

蓝河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对着叶修心口一剑刺去,叶修看着蓝河眼底情绪复杂,最终两手夹着春雪的剑尖,轻轻一折,蓝河一惊…他没料想到叶修的武功竟已达到这样的程度。

 

「束手就擒吧,我会尽力保住你一条命。」

 

「没那个必要!」

 

蓝河舍掉了春雪,两手运足了内劲,冰冷如雪的内劲从蓝河两掌漫延,叶修手中长矛一挥,蓝河身子往后一仰,手上内劲全都散去,蓝河的嘴角淌下一丝鲜红,两人落地时,叶修稳稳落地,蓝河却是身形有些不稳。

 

「主子!」

 

「退下,别忘了我跟尔等说的话。」

 

笔言飞眼里满是担忧,蓝河却是只挥了挥手让笔言飞退下,莫来淌这趟浑水,笔言飞咬了咬牙,犹豫再三之后,缓缓退至后方,这时众人才发现蓝河带来的死士们不知何时已经消失。

 

「只剩下那个逆贼了,叶盟主快些击毙那逆贼。」

 

蓝河斜睨了大声嚷嚷的那人,缓缓立起了身子,那虎狼之药的药效已经快过了,得…速战速决才是,蓝河眼里闪过一阵暗光,叶修握紧了手里的长矛,他有预感,这是最后了…

 

运足了内劲,叶修与蓝河两人身边都刮起了一阵阵狂风,两人身上的衣服在风中翻飞着,重紫与深绿,两人相视一笑,同时发动了最后攻势,叶修突然发现了不对劲,蓝河的脚步突然踉跄了一下,叶修一掌打在蓝河肩上,蓝河整个人飞了出去,叶修的脚步却追着蓝河而去。

评论(3)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