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08)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下、下星期再争取更新祈天

 

 

「…」

 

「小蓝?」

 

蓝河的沉默让叶修觉得奇怪,叶修移开掩盖着蓝河双眼的手掌,只见蓝河闭着眼,眼角有一滴水珠,但人却已经沉沉睡去,叶修无奈,倒底蓝河母子三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即使蓝河不说,叶修却也能猜到七八分,传闻之中,戈勒马王极为好色,看着蓝河姣好的样貌,叶修也能判断蓝河的母亲容貌应为上乘才是…

 

让蓝河躺卧在自己的大腿上,叶修的手指滑过蓝河的脸颊,方才内劲流淌在蓝河体内,叶修便已经知晓蓝河体内有着大大小小程度不同的暗伤,这人对自己极狠,从不手下留情,这些暗伤应该是蓝河行动时所留下的,叶修的掌心贴在蓝河的胸口,蓝河的呼吸平稳,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叶修的内劲缓缓流淌在蓝河的身体之内。

 

往后的几日,蓝河并未像那晚那样冲动而失态,只是待在千波苑里,早上晒晒太阳或与叶修切磋武艺,身为同样拥有武人之魂的两人,常将千波苑的武场给打得四处损坏,晚上两人则是举杯对饮,日子过得是好不快活。

 

「叶修,如果…」

 

「嗯?」

 

「没什么…」

 

是夜,叶修仔细梳理着蓝河如瀑的长发,蓝河低垂着眸子,眼神有些闪烁,不知道又再想些什么,虽是开了口,但犹豫一会后又闭上了嘴,叶修抬眼看了看蓝河,只觉得蓝河似乎又在打什么主意了。

 

「叶修…」

 

「嗯?」

 

蓝河转过身,柔顺的长发由叶修掌心之中滑下,这一阵子的相处,两人像是一般的夫妇一样,过着再平常不过的生活,但两人心中仍是知晓,他们还是处于对立的两方,武林盟主与江湖祸害,蓝河执起叶修的手,将脸颊贴在叶修的掌心之中。

 

「叶修,我要你记得,我心悦你,我永远也不会伤害你。」

 

蓝河缓而慢的说出珍之又重的承诺,他第一眼就喜欢上叶家庄的少主,那个本该是他妹夫的少主,最后却成了自己的枕边人,若是叶修知晓,那陷害他,并让他背上冤罪的一伙人里,也有他的手笔…叶修会是怎样的表情?

 

罢了,该还给叶修的,他会还他…

 

「我信你。」

 

叶修的掌心磨蹭着蓝河的脸颊,两人相视了一下后同时笑了起来,蓝河站了起来,双手抱着叶修的腰,脸埋在叶修的肩膀上,低声说着:

 

「去床上…」

 

叶修没错过蓝河泛着薄红的耳尖,揽着蓝河的腰,双双倒在了床榻之上,只消一个轻吻,便勾起了两人本能里的冲动,一夜春宵。

 

叶修张开眼时,身旁已经没了蓝河的身影,摸了摸身旁的位置,早已凉透,不知道蓝河去了那,守在门外的知月与倾城对于蓝河的下落绝口不提,叶修心底涌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蓝河呢?」

 

「奴婢不知…」

 

「笔言飞呢?」

 

「笔总管亦不在苑内。」

 

「…蓝河可有留下任何信息?」

 

「…未曾。」

 

心里的不安越发扩大,叶修扯起一旁的衣服,背起放在床边的千机伞,一个翻身掠出窗外,知月与倾城根本来不及阻止叶修,只能眼睁睁看着叶修的身影掠过千波湖面,朝着远方而去。

 

「主子…」

 

知月看着叶修远去的背影,一滴泪珠不自觉滑落,一旁的倾城扶着自己的姊姊,主子计划里的最后一步,终于是开始了…待叶盟主到达后,一切都会落幕。


评论(5)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