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系雷文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07)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写完这个,争取祈天地之卷

 

毕竟两人都是武人,只稍稍睡了两三个时辰便已经转醒,叶修抓住蓝河在他胸前乱转撩拨的手,细细吻着蓝河的指尖,蓝河眸里光芒闪烁,似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蓝,你…」

 

「嘘,咱们去清理身子吧。」

 

蓝河用唇堵住了叶修后续的话,一翻身随意捡起一件衣服套在身上,赤着双足走在暖玉做成的地砖之上,叶修还愣在床上,蓝河转过身一挑眉,一下便欺身至叶修面前。

 

「等清理完身子,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还是,叶盟主腿软走不动了?我可以…唉,开个玩笑而已。」

 

叶修随意披着一件衣服,下床时顺便将蓝河一把扛在肩上,千波苑里有一处引入活水的温泉,曾住在千波苑一段时间的叶修自然是熟门熟路,半身赤.裸的两人,这一路上竟是没看到半名仆从,这是拜蓝河御下有方,千波苑里的仆从都是上上之选,每一个都机灵乖巧。

 

两人在温泉里又厮混了一阵子,才穿着仆从们早就备好的衣物回到房间,房间里那本来甜腻腥.膻的味道已经散去,床榻上的被子床单等也已经换了新的,甚至重新点起了冷香,叶修仔细帮蓝河梳理一头青丝,叶修的手很巧,替蓝河将头发编了个时下流行的花样,最后还将彼岸花模样的玉针别在蓝河的发上,蓝河透过铜镜看见那玉针时,耳尖不自觉泛起了一片薄红。

 

「害羞?」

 

「嗯…没有,只是在回想方才的情景。」

 

「小蓝,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说谎时,眼珠子会不自觉乱飘?」

 

「真的!?」

 

看着直勾勾盯着铜镜的蓝河,叶修不自觉勾起了一抹笑,罢了,既然蓝河不愿意说,那他就不问了吧,只是…就是有点心疼。

 

「对了,我给你看件东西吧?」

 

「嗯?」

 

蓝河枕着叶修大腿,叶修的手掌轻抚着蓝河的身子,蓝河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本来昏昏欲睡的样子一下被抛到了后头,叶修眼里满是疑惑,只见蓝河一个弹指,守在门外的知月与倾城两名侍女的手上捧着个作工精致的灯笼,蓝河的两指夹着灯笼,缓缓将灯笼提起。

 

「这是…」

 

叶修再一次确认了,蓝河手上拿着的灯笼,果然不是一般的灯笼,蓝河将灯笼放在窗户旁边,叶修想伸手去拿,却被蓝河给压住了,蓝河低垂着眼眸,轻声说道:

 

「这肮脏东西不配让你拿。」

 

蓝河语气冰冷,与方才的模样差异甚大,叶修从后方搂着蓝河,蓝河嘴角扬起一抹自嘲般的笑容,指着灯笼。

 

「那老家伙的皮揉制之后,竟然也可以做成这般精致玩意…」

 

叶修一愣,一下便意会过来了,蓝河竟然用戈勒马王的皮制成了灯笼,只见蓝河一扬手,灯笼便高高飞起,在蓝河内劲绞杀之下,竟碎裂成片,最终落在了千波湖上头,在湖面上载浮载沉,蓝河却是大笑了起来。

 

「你也有那么一天,也有那么一天啊!」

 

「小蓝,冷静点…小蓝…」

 

蓝河的双目染上腥红,叶修能感觉蓝河体内的内劲开始絮乱,一只手掌盖住了蓝河双眼,一掌放在蓝河后心,温暖的内劲流淌入蓝河体内,抚平了蓝河絮乱的内劲。

 

「他杀了她们,用她们的皮制成了灯笼,高高悬挂在那充满尸臭味的地方…」

 

蓝河的声音有些飘渺,叶修只是静静听着,身为前朝余孽,蓝河的祖父只得匆忙将蓝河一家送出关外以保一线生机,没料到蓝河一家竟是如此倒霉,遇到了戈勒马王授意在外狩猎打劫的马匪,除了长得像母亲的蓝河,蓝河的母亲与妹妹以外,包括蓝河的父亲与护卫一行全丧生于马匪手下。

评论(4)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