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江湖佚闻(01)



 

江湖盟主x亦正亦邪狠毒反派

 

在京城的谋逆之战后,朝廷与江湖同时动荡了起来,前武林盟主-叶修洗去了冤罪,并重新夺回了武林盟主之位,而再次坐上武林盟主之位的叶修,为了稳定江湖,花费了很大一番功夫,不止让五大门派重新再次缔造下合作盟约,并与朝廷约定合作,共同抵御进犯的外族。

 

直到两年之后,一切终于尘埃落定,江湖与朝廷总算不再动荡,外族被合力击退,但叶修总会在宁静的夜里想起那道身影,一身红衣艳似火,总以扇着着半张脸,前朝的余孽、谋逆的反贼、勾结外族的奸细,谋逆的主要策划者之一,隐身于江湖十多年的蓝桥公子,其身份竟是前朝宰相之孙,在燃烧着宫门的大火之中,蓝桥公子眼里没有不甘,仅仅只是些许失望,被大火烧断的梁柱倾倒,蓝桥公子依然不急不徐地摇着手中的扇子,最终嘴角带着一抹深意风雅地消失在江湖人与叶修的眼前。

 

还活着吗?蓝桥公子…

 

「听说,戈勒马王掉脑袋了,不知道是谁趁着戈勒马王醉酒之时,光明正大地在御殿上直接削掉了戈勒马王的脑袋,那血喷得到处都是,最后,戈勒马王的脑袋啊,就被挂在了空积城的城墙之上…」

 

叶修停下了要离开的脚步,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两名行商打伴的商人,大声说着,也不在乎是否打扰了其他人,叶修单手支着下巴,戈勒马王是现在大漠上最有权势的首领,而且也是戈勒马王提议各部族联合攻打荣国,戈勒马王死亡的现在,大漠各部族争夺领导者的地位都来不及了,荣国对抗外族的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

 

蓝桥公子,终于出手了吗?

 

「叶公子…」

 

「你是。」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叶修抬起头,眼前的是一名小厮打扮的青年,青年眉眼弯弯,叶修是知晓眼前这名青年的,青年名唤笔言飞,是蓝桥公子惯使的手下人,叶修对着笔言飞点了点头,笔言飞对着叶修一揖,将手上的一张帖子递到叶修面前。

 

「主子邀您至千波苑一叙。」

 

「千波苑!?」

 

叶修一惊,他不是没想过蓝桥公子会回到千波苑,毕竟…他们曾在千波苑住过很长一段时间,那之后叶修不止一次前去千波苑察看,但千波苑一直是没人气,无人居住的模样,叶修还派了不少人在千波苑盯点。

 

「咳,主子派人清理过了…」

 

笔言飞说得委婉,但叶修一下便意会过来,他的人被蓝桥公子给清了,笔言飞做了个请的姿势,叶修叹了口气,那人还是这般脾气,拿起千机伞便随着笔言飞而去,两人行至城外,一台朴素的马车就停在不远处的树荫之下,叶修随着笔言飞上了马车,马车的车轮缓缓转动,叶修却不知道见到蓝桥公子之后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千波苑是藏在千波湖畔的一座小院落,使用了不少奇门遁甲组成的阵法,若是无带路人,恐怕便会迷失在其中,驱赶马车的车夫熟悉地穿过阵法,叶修撩开马车前方的布帘,熟悉的院落出现在叶修眼前,而叶修熟悉的脸孔也是。

 

「主子在那里等着叶公子。」

 

笔言飞对着叶修一揖后便静静退到一旁,叶修自然是知道笔言飞说的那里是那里,叶修将千机伞扔给笔言飞,千波苑里不准带武器,叶修熟门熟路地来到千波苑最深处,一名穿着红衣的青年背对着叶修,叶修只觉得心脏被提到了胸口。

 

碰碰,碰碰,心跳骤然加速,只见红衣青年手上拿着两个灯笼,江湖人的眼力一向很好,叶修只觉得青年手上的灯笼,似乎与平常的灯笼不太一样,只见青年抬起了手,将两个灯笼扔进了眼前的火堆之中。

 

「小蓝!」

 

叶修唤了一声,红衣青年回过头,看见叶修的同时,青年的嘴角微微扬起:

 

「好久不见了,叶盟主。」

评论(8)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