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鄂的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葉藍]逆走退行(09)



嚮導葉x哨兵藍

 

這設定比較奇妙,來自於 @酸梅貘 ,主要是哨兵與嚮導的數量顛倒的世界,嚮導需要分配or搶奪哨兵,哨兵體質扛扛,但是遇到精神力攻擊就沒折

 

別問了,因為太生氣了,所以更了逆走


--以下正文—

 

 

許博遠不情不願地從沙發上爬起,跟著葉修的腳步離開了休息室,一路上葉修雖是沉默著,但許博遠似乎能感覺到葉修的心情不錯,甚至可以說是非常的好,而君莫笑卻是十分黏許博遠,幾乎整條龍趴在許博遠的肩上,許博遠沒見過其他的精神獸,也不知道精神獸其實不太親人的。

 

「他喜歡你,不如讓藍橋春雪也出來晃晃?」

 

「唉?」

 

「還記得吧?那種感覺…」

 

葉修停下了腳步,許博遠看著葉修似笑非笑的表情,伸出了手,小錦鯉藍橋雪從許博遠的掌心一躍而出,許博遠的嘴角微微一勾,葉修倒是挺詫異的,畢竟一般的哨兵及嚮導就算經過引導,但也不一定能夠那麼快便喚出精神獸。

 

「小藍不錯啊。」

 

「嗯?」

 

「到了,我已經跟軍團長報告過了。」

 

「等等,葉神…登記後,我是屬於那方的?」

 

「嗯…這是個好問題。」

 

葉修摸了摸下巴,露出了別有深意的表情,藍河皺著眉頭,也管不上君莫笑纏上了藍橋春雪,小哨兵突然有了底氣,往前站了一步:

 

「我可是藍雨人!」

 

「但是你的覺醒地是興欣。」

 

「…」

 

許博遠無言了,畢竟為了防止搶奪哨兵的情況發生,哨兵在那覺醒便是該地的哨兵,這是機關的硬性規定,就算許博遠是藍雨的文書官也一樣,他的哨兵登記地便是興欣。

 

「來吧,先登記再說。」

 

葉修笑得像隻偷腥的貓,許博遠嘟著嘴,腳步變得很慢,卻讓葉修一手拽進了登記室裡,登記室裡有著一些儀器,葉修將藍河壓在儀器上,手上飛快操作,先將書面資.料輸入,這時許博遠才想起,唉…為什麼葉修有自己的資.料?

 

「葉神,你為什麼…有我的資料?」

 

「跟你們藍雨要的唄。」

 

「什麼!?」

 

許博遠幾乎要從儀器裡蹦了出來,葉修失笑,手上一個用力將許博遠又壓了回去,將一根棒棒糖拆開塞進許博遠的嘴裡,一邊繼續登錄資.料,另一邊想了一會才開口:

 

「現在興欣跟藍雨是合作關係,前幾天我才讓老魏去了藍雨一趟…」

 

「是嗎?」

 

「當然,小藍不相信我?」

 

「不是這個問題…」

 

「那是什麼問題?」

 

「…你說了算。」

 

許博遠揉了揉額角,沒想到他竟是從葉修口中得到興欣與藍雨已經成為合作伙伴的消息,這臥底真是做得太失職了,葉修感覺到許博遠心情似乎有點失落,思考了一會,還是抬手揉了揉許博遠的頭,許博遠一臉懵逼。

 

「放鬆,等會精神闕打上去時會有點疼,另外…」

 

「另外?」

 

「你的條碼要打在那?」

 

「條碼?喔…一般來說是打在那?」

 

「你開心就好…」

 

「呃…那葉神你打在那?」

 

「我?那便隨我吧。」

 

葉修眼裡閃過一絲算計,可惜許博遠這個小嫩哨兵沒抓到這一絲算計,葉修按下了確定鈕,儀器之中伸出了四條皮帶,將許博遠的四肢所綁緊,許博遠閉上了眼,一束藍色光芒掃過許博遠的全身,將許博遠的生物資.料掃入儀器之中,並上傳至機關,許博遠覺得好像過了很久,直到一股刺痛讓許博遠倒抽了一口氣。

 

「忍一下…」

 

葉修的聲音似乎從很遠的地方傳來,許博遠忍不住張開了雙眼,只見葉修似笑非笑看著許博遠,許博遠摸了摸自己的精神闕,幾乎沒什麼感覺,手上也只有摸到皮膚的觸感…

 

「結束了?」

 

「當然…」

 

葉修伸手摸了摸許博遠的精神闕,許博遠沒有任何排斥,任著葉修觸摸著自己的後頸,卻沒意識到這樣的動作十分的親密。

 

「對了,葉神…我的條碼打在那?」

 

「打在這啊,跟我一樣…」

 

葉修扯開自己的襯衫,露出了一大片肌膚,葉修的條碼就打在鎖骨上頭,許博遠呆愣了一下,葉修直接伸手扯開許博遠的襯衫,黑色的條碼就打在與葉修一模一樣的位置上,許博遠一口咬碎了嘴裡的棒棒糖。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