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地之卷(08)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蓝河张开了双眼,蓝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了人型,整个人蜷曲在床上,一头雪白的发丝亦是散落四周,红色的双眼里还带着迷茫,眼角挂着一滴泪水,那个人是谁?梦里爱憎分明的情绪让蓝河疼得身体直打颤,他能感觉得猛烈如火般炙热的情绪不断的汹涌而来。

 

「呼…」

 

蓝河吐出一口气,将身子缩进被子…嗯?被子?

 

「小河,还好吗?」

 

「小师傅!」

 

听见熟悉的声音,蓝河一个鲤鱼打挺,只见绝色面露担心,蓝河抓过绝色的脸颊,用力蹭了蹭绝色的手掌,小师傅一向疼他,大师傅冷冰冰的,说真的,蓝河其实是有点害怕蓝桥春雪,毕竟大师傅的手上是沾着不少血,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戾气。

 

「还好,小师傅事情办完了吗?」

 

「嗯、嗯…算办完了吧,我要回你大师傅那边了,我送你回妖君府吧?」

 

「……我想在这多留几天。」

 

「但是…」

 

「小师傅,就三四天嘛,不然…这个月的帐我帮你看?」

 

蓝河一向知道自家小师傅的软肋在那,抓着绝色的衣角晃了晃,蓝河难得求他,绝色叹了口气,手指将蓝河散开的头发梳理整齐,他与蓝桥春雪不同,他是被许博远一直带在身上的,他见过叶修对蓝河的好与不好,看过蓝河彷佛死人一样靠在天牢的墙面上抬头望着天,看着日升月落,默默落下一两滴眼泪,甚至许博远入魔的情况他也看得一清二楚。

 

「我想…要是你…」

 

「嗯?」

 

蓝河的身子滚动到绝色的腿边,蓝河让自己的头枕在绝色的大腿上,小师傅很难得会露出复杂的神色,大多都是笑笑的,蓝河很喜欢绝色…想起自己在外头摊贩上帮小师傅买了条发带,浅蓝色的发带上还绣着精细的云纹,许博远从储物手环之中拿出那条发带递给了绝色,绝色眉眼弯弯,显得很是高兴。

 

「那可不要给知月跟倾城添麻烦了。」

 

「是,小师傅。」

 

绝色手指抚过许博远额前,细细描绘过许博远额头上红艳的彼岸花纹,将设在蓝河身上的禁制解开,他的真身是防御型的仙器,对于禁制与结界本就擅长,绝色想了想,还是将其他的禁制设在了蓝河身上,这禁制能为蓝河挡去三次修为高于蓝河的修道者的攻击,最后,绝色将带着蓝桥春雪一道剑意的三张符放在了蓝河手上。

 

「大师傅让我转交给你的,小河你别怕你大师傅,他只是太担心你了。」

 

「我不怕大师傅的,只是…」

 

蓝河的话虽然还未说完,但绝色知道蓝河的意思,蓝桥春雪的手上染着太多的血,但蓝桥春雪的剑道便是以杀止杀,绝色拍了拍蓝河的头,蓝河虽然知道蓝桥春雪的道,但他还是有点害怕…

 

「那我先走了,你…」

 

「不留下来吃个晚膳吗?」

 

「你啊,怎么还是像以前一样,那好,我明天再走,我先给你大师傅传个讯。」

 

「好,我让知月跟倾城先去准备。」

 

蓝河开心的从床上爬起来,绝色一把拉住蓝河,将蓝河摁回了床上,摸出一把梳子帮蓝河把散开的头发给重新束了起来,绝色的手很巧,很快的蓝河的头发已经被整齐束好,束起的地方用乌木簪子穿过,簪子的两边各垂着一条红色的流苏,两条红色的流苏被绝色以手指梳开,与蓝河白色的发丝交错,绝色点了点头,这才让蓝河去找知月倾城两姊妹。

 

绝色将蓝河送给自己的发带拿在手中,却是思考着,蓝河是不是该继续吸收镇魂珠碎片里的魂力,刚才蓝河吸收了碎片里的魂力之后,竟是突然化为了人型,神色从本来的平缓到难受与痛苦…虽然刚才蓝河看来没什么异样,但是这样真的好吗?绝色掐了个法诀压在金符上,看着金符飞向远方之后,绝色叹了一口气。

评论(9)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