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地之卷(04)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小河。」

 

「小师傅!」

 

外表看来比蓝河大上一点的青年在双胞胎姊妹退下立刻失了妖君高冷的气场,走向蓝河,想看看自家徒弟有没有少根毛什么的,蓝河乖顺的任着自家师傅检查,不过才一会工夫,蓝河的小师傅便皱起了眉头,他在蓝河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讨人厌的气息。

 

「小河,在来这的路上可有碰到什么事?」

 

「…无事。」

 

蓝河思考了一下,只是捡到别人落下的东西,应该不算是什么大事,便对着小师傅摇了摇头,只见蓝河的小师傅瞇起了眼,但是自家徒弟身上有那个人的气息…该不会是错觉?

 

「真的没事?」

 

「真的真的…」

 

蓝河失笑,觉得自家小师傅大惊小怪,不过也不能怪蓝河的小师傅大惊小怪,自从叶修踏入了这座小城后,他便让蓝溪阁的人随时回报叶修的消息,而叶修之所以会匆忙离开,小师傅也是知道的,离这离约三百五十里的小镇上,出现了魂兽,魂兽以魂为食,亦是寻魂的高手,若是能驯服魂兽,对于寻找许博远残魂的碎片应是有极大益处。

 

「小河,你先回妖君府…不、还是在这城里的蓝溪阁待着,暂时不要外出。」

 

「…是。」

 

「…若是无趣了,让知月倾城带你出去绕绕,记得…」

 

「防火防盗防叶修?」

 

「对,我先出去一趟,大师傅那边我会直接跟他联络。」

 

蓝河乖顺的点了点头,见小师傅已经消失了身影,蓝河立于窗前,小师傅说的话他会牢记在心,才怪!好不容易没人管着自己了,不立刻出去晃晃才有鬼呢,蓝河手上一挥,发现小师傅送给自己的法器已经被封印了,蓝河只好摸摸鼻子,先翻窗,再翻墙。

 

「唉!?」

 

「小兄弟,怎么从天而降了?那么急着让我请酒?」

 

「不好意思啊,兄弟,我只是脚滑了。」

 

蓝河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抱着蓝河的人低低笑着,蓝河倒是很不好意思,小师傅也顺便封住了蓝河的灵力,所以现在的蓝河差不多就是个体质比较好的人、呃…鬼。

 

「鬼?小兄弟你…」

 

「!」

 

抱着蓝河的人低声喃喃了一句,蓝河则彷佛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直接从那人的怀里挣脱,该…该不会遇到道士了吧?蓝河听大小师傅说过,像蓝河这样的花鬼啊,若是被道士抓到,可能会被收进一个葫芦里,然后被炼成丹药,当时蓝河可是真被吓坏了,抓着大师傅的衣服哭得不成鬼样,让两人只好整夜轮流抱着蓝河哄,当然…这些话,之后蓝河再也没从大小师傅嘴里听过了,只是两人看着蓝河的表情只有复杂两个字可以形容。

 

「小兄弟别怕,我不是什么坏人…」

 

「…」

 

面对蓝河不相信的眼神,玄袍青年举起了双手,他是赶路赶到一半发现自个儿的赤玉火焰吊坠竟然不知道掉到那去了,还好之前他有在赤玉火焰吊坠打上印记,这才会追着印记来到蓝溪阁后门,玄袍青年便是叶修,叶修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青年,微微一笑。

 

「小兄弟似乎捡到了在下的东西…」

 

「给。」

 

蓝河的手指磨蹭着赤玉火焰,就算再喜欢…也是得还给人家才行,蓝河一咬牙将手上的赤玉火焰抛向叶修,叶修反手一接,一抬起头,却是不见了蓝河的踪影,叶修看着手上还带着余温的赤玉火焰,却是有些恍神,方才的青年…

 

太像了…那眉眼与那张脸,虽然青年的额头有着火红色的印记,而且眼角旁也多了一小朵红色花般印记,而且这般分明的情绪是他未曾在那人身上看过、体验过的,那人对自己总是兢兢业业,深怕惹得自己不高兴,不过…自己也没珍惜那人,叶修叹了口气,叶修大概也猜到蓝河的身份了,应该是与蓝溪阁管事有关之人,待自己的急事完成后,便到蓝溪阁询问一二吧,虽然自己不擅饮酒,但请那位青年几杯薄酒还是有必要的。

评论(8)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