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地之卷(03)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青年想起自家大师傅的吩咐,看着满街热闹的情景,还真是不知道该去那找自家小师傅,什么叫随便进去一家酒楼看看就好了,看了看全身的素白,青年怀疑自己还没踏进去就被管事的请了出来。

 

不过青年却不知道,其实自己已经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虽然是一身素白,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青年身上的衣料是上好的衣料,素白的衣服上满是浅银色的蛟人丝绣成的暗纹,在阳光之下还微微闪着漂亮的浅蓝银光,青年的衣袍下摆绣着许多的彼岸花,这时青年才想起,其实他有小师傅的传讯符啊。

 

青年顿时有些尴尬,他有时候记性真的不太好,白袍青年连忙捏碎了传讯符,自家小师傅带着微醺的声音传来:

 

「怎么啦,小河?」

 

「小师傅,大师傅让你快点回去,他说要教训一下那些不知死活的妖君。」

 

「…唉,你人在那?」

 

「我?我在街上…」

 

「…你等等…」

 

对面突然断了传讯,被唤作小河的青年只好摸摸鼻子站在原地,他也不小了好嘛,至少他也修行了一千八百年,不过青年的小师傅会那么紧张其实是有其他的原因,青年的小师傅来到这个小镇,其实并非偶然,而是因为青年的小师傅得到了关于叶修的消息。

 

青年左右张望着,他知晓自己的小师傅应该很快会找到自己,不过他也觉得自家的大小两位师傅对他管教的太过严格了,青年的生活就只有闭关、修炼、历练这样的循环,青年老早就想自己独自一人到处逛逛了,妖君府他早就待腻了!

 

青年在热闹的大街上随意四处悠晃着,一下看看这摊贩,一下瞧瞧那店铺,要不了多久,青年手上已经拎满了各种他觉得有趣的小玩意儿,随后青年走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地方-蓝溪阁。

 

青年并非被护在掌心之中的花朵,虽然他的本体的确是彼岸花没错,不过他的大小师傅最近这几百年间,也让青年开始管理蓝溪阁的事务了,说到这蓝溪阁,便是一间上至仙界下至妖界,几乎大小城镇之内都设有蓝溪阁的分处,算是五界之内赫赫有名的情报流通之处。

 

青年犹豫了一会,将手头上的冰糖葫芦吞进了嘴里,决定乖乖在蓝溪阁等自家小师傅来接他,在青年走神之际,与青年面对面而来的袍衣青年则是脚步有些急促,一个不小心便擦撞了青年,青年稍微被撞得有些倒退了几步,手上的东西也差点掉到地上,只见玄袍青年捞起白袍青年差点落在地上小包后匆匆一个躬身。

 

「兄弟,抱歉…恕在下尚有急事,改日若有缘再遇,在下必会请兄弟几杯薄酒。」

 

「等…等等!」

 

玄袍青年匆匆离开后青年才发现,地上竟然掉了一快火焰形状的赤玉,青年捡起赤玉后一抬眼,眼前早已失去了玄袍青年的踪影,青年手上磨蹭着赤玉火焰,心中竟是微微一动,总觉得好像在那看过这赤玉火焰…对这赤玉火焰竟是喜爱不已。

 

「罢了,若是重要之物,应该还会回来取吧…」

 

不过…这已经是有主之物了,阴错阳差之间,青年竟是将赤玉火焰贴身收起,一脚踏进了蓝溪阁内,恰好这小城的蓝溪阁管事也是青年熟悉之人…

 

「蓝河,怎么来了?」

 

「我等小师傅吶…」

 

「…该不会又是偷跑出来?需要不需要帮你求情呢?」

 

「是大师傅让我来的。」

 

「妖君大人?」

 

「是啊,让我来寻小师傅。」

 

蓝溪阁管事-知月与倾城两姐妹笑嘻嘻地将充满灵气的灵水推到蓝河面前,蓝河不喜茶,加之原身为花,所以各个蓝溪阁分处都被通知,若是蓝河到蓝溪阁分处,都只能奉上上好的灵水。

 

「对了,若是改日有人来寻赤玉火焰吊坠,再以传讯符通知我吧。」

 

「是…」

 

知月与倾城对蓝河微微躬身后退了下去,因为蓝河的小师傅已经来到了蓝溪阁,知月倾城这对双胞胎姊妹并非不识趣之人,便提早退下了。

评论(5)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