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霜雪千年(01)


 

随笔,大家随便看看


---以下正文--

 

梨花香,缠着衣角掠过熙攘

复悄入红帘深帐※1

 

老街上石砖斑驳,外头看起来已经是阴天,伴随着空气之中潮湿的气味,滴…滴…滴…一颗颗雨珠坠地,让空气中带上了泥土的芬芳,不过叶修可没空去细细品尝,这场雨来得措手不及,叶修的脚步不自觉加快,用身上的外套遮着自己的头,在滂沱大雨之中,寻找一个暂时可以避雨的地方。

 

好不容易看见了远处有一个避雨处,叶修连忙冲了过去,等到叶修能稍缓口气时,叶修才发现,这是家看来很古朴的茶馆,叶修瞇起了眼倒是感觉挺有趣的,只见门口大大写着带着古意的蓝溪阁三个字,细瘦的字体带着一股萧瑟的气息,还有一丝寂寥。

 

嘎-

 

木门由内侧被打开,只见一名眉眼清冷的青年撑着一把白色的纸伞,看到叶修时,青年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但青年很快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平稳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怀念对叶修开口:

 

「今日,蓝溪阁休息…」

 

「我就躲个雨,请老板给个方便。」

 

叶修知道开在这种地方的店,老板通常都很有个性,抢在青年还要说些什么时,叶修立刻表明自己只是在这边躲雨的,青年闭上了嘴,叶修悄悄看了一眼青年,冷冷清清的,以现在网络上的用语来说,走的是性冷淡…啊呸,是禁欲系,但叶修总觉得青年冷淡的眉眼里带着一丝浓得化不开的忧愁。

 

「下雨天,留客天…若是客人您不在意,还请至蓝溪阁内,由敝人招待,今日品茶不收费。」

 

青年看着叶修,叶修不知为何说不出拒绝的话,就这样点了点头,青年对叶修招了招手,叶修抱着自己的包钻进了青年的伞下,青年将伞微微举高,让叶修不至于被伞遮住了视线,明明是第一次见到青年,叶修却觉得眼里有点酸涩。

 

「谢谢,老板怎么称呼?」

 

「蓝。」

 

「蓝老板吗?」

 

「这雨可能会下到晚上,客人是否已经找到了住宿的地方?」

 

「唉…?」

 

看着叶修一脸愣住的样子,蓝老板心里了然,这人应该完全没想到就跑了过来吧,还是跟以前一样…蓝老板垂眸,将心底的怀念甩去,他与他,早已经没有关系了,连那块破石头上的他与他的名,早就已经让他抹去了,就当是故人来吧,蓝老板轻叹了一声,叶修却是将这声叹息放在了心底。

 

「敝店有空房间,这位…客人若是不嫌弃的话…」

 

「不嫌弃,只要找块干爽的地,我也能睡的。」

 

「呵…那请客人先随我来吧,等会您可以休整一下,我去弄几道饭菜。」

 

看着叶修慌乱的模样,蓝老板竟是轻笑了一声,那声轻之又轻的笑声里带着叶修分不清楚的情绪,苏沐秋常说叶修是个人精,但是没想到人精叶修却遇到了他不可解的人。

 

跟在蓝老板身后的叶修心想,蓝老板可真好看,若是能多笑笑就好了…蓝老板推开了一扇紧闭的房门,里头的摆设就像是叶修对蓝溪阁的印象一样,在叶修进入房间的瞬间,叶修却是看见了从窗外飘入了几枚梨花花瓣,叶修甚至还闻到了梨花的花香,还有青年的欢快的笑声。

 

『叶修!愣着做什么呢?』

 

眼前的青年与蓝老板长得一模一样,但那脸上的表情却不是那般清冷,而是眉眼里带着点春意,让叶修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客人,可以先将行李放在这房间,浴间在房外直走到底就是了,可以先去泡个身子暖一下,等开饭时我会来唤您。」

 

「喔…喔…」

 

才一会工夫,蓝老板清冷的声音唤回了叶修的神智,本来温暖带着梨花香气的房间里,只余下雨落在土上的潮湿气味,叶修将自己的小包放在梨花木制的桌上,开始四处张望着,这房间虽然没有人气,但是连一点灰尘都没有,看得出来有人常常打扫,连床上的用具也常换新的吧…叶修的指尖摸上床垫,床单、被单与枕头好像也被熏过,带着一丝清冷香气,叶修甚至想着,这房间该不会是蓝老板的房间吧?

 

不过这荒谬的念头立刻被叶修从脑里甩去,这房间没有使用过的痕迹,铁定是打扫完之后人就立刻退出去了,但是准备的那么周全,莫非蓝老板知道自己会来?怎么可能…叶修又一次对这荒谬无比的念头笑了出来。

 

※1霜雪千年歌词

评论(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