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墓虎 第三章


 

第三章

 

高人叶修没想到的是,这闹鬼现象竟然波及到了住在楼上的陈果,只见楼上传来陈果的惊声尖叫:

 

「叶修!想个办法!」

 

「喔!」

 

既然老板娘已经发声了,叶修只好卷起袖子开始做事,不然他还想看看能搞出些什么花样,这两只等级还算低的,但是叶修心里还有些疑惑,莫非这两只不是许博远的父母?叶修能感觉得到许博远与他们有些许关联,不过却是断断续续,好不容易才看清了些,却发现好像有一只手在里头搅和一样,这两只鬼与许博远的关系又被搅乱了。

 

叶修手上凭空变出一张符咒,嘴里念了几句,符咒闪着微光往快爬满整个房间的发丝飘去,慢吞吞的飘在半空之中的符咒突然被漆黑的发丝给缠住,没几秒钟就被淹没在发丝之中。

 

「爆!」

 

随着叶修的声音,一阵红光闪烁,细小的火焰沿着发丝开始漫延,窗外传来尖锐的惨叫声,叶修连忙再捏起一张符咒扔出窗外,窗外那凄厉的惨叫声瞬间消失,要是陈果被吵得受不了跑下来又揪着自己的耳朵,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你到底是惹上了什么东西啊?」

 

叶修看着床上的青年,深深叹了口气,这份工作可能没想象之中的那么简单呢…

 

嘶呜嘶呜嘶呜

 

细碎的啜泣声响起,叶修只觉得全身无力,又来了吗?这人究竟是带了多少脏东西进来?只见发丝与血手印消失,而房间的门口,站着一抹苍白的影子,似乎畏惧着什么,不敢进入房间之中,叶修看了一眼,应该是名女性,女性低垂着头,一头黑发左摇右晃着,但那摇晃十分不正常,叶修又仔细看了一下…瞬间沉默了下来,他本来以为摇晃着的是头发,但是摇晃着的不是头发,那名女性的颈子几乎被咬断了,只剩一层血皮连着头与身体,摇晃的是…那名女性的头颅。

 

「哭啥哭,有事不能好好讲吗?非得用哭的…话不能说吗?」

 

「嘶呜嘶呜…」

 

这次啜泣声却是快速的响起,女性指了指床上的许博远,又指了指自己,叶修直觉这事绝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那不对劲,女性不断指着许博远,叶修这才发现,女性根本没可能说话,那嘶呜声是气管发出的声音…

 

「!」

 

突然间,女性彷佛受到惊吓一般,在叶修面前突然消失了踪影,叶修将手上的符纸收进了口袋之中,这事是他对陈果店里的禁制太过放心,既然那名女性消失了,那么叶修便该去作正事了,将被许博远给破坏的禁制该重新加上了。

 

「嗯?我…怎么了?」

 

许博远扶着脑袋,叶修一掌拍在许博远的肩上,许博远吓了一跳似的往后一缩,整个人抱成了一团,一手紧紧抓着湿透的衣服,叶修瞇起了眼,许博远…似乎瞒了自己什么事…

 

「小蓝,你瞒了我什么?」

 

「没、没有…我怎么敢瞒你…怎么敢瞒叶大师呢…」

 

许博远紧咬着下唇,用力摇了摇头,但是叶修却觉得,许博远的身上似乎带着点什么…十分吸引人的东西,老魏是用了什么法宝救了许博远呢?

 

「你身上有什么吧,老魏放在你身上的是什么?」

 

「…」

 

许博远惨白着一张脸,被发现了…

 

「若是你不讲清楚,那我便要破弃这个委托,我不能让自己跟这家店的店主陷入危险之中,许博远…你最好不要瞒着我什么事。」

 

「………我知道了。」

 

面对神情严肃的叶修,许博远最终点了点头,许博远站了起来,面对着叶修,许博远将的手指颤抖着将衬衫的扣子一个一个解开了,叶修神色一凛,在许博远的胸前,本来应该是心脏的部位,竟然破了一个大洞,而这个洞被一层淡蓝色如水般的东西给覆盖着,那层水样的东西里则是有一只透白的,似乎是由玉所雕刻而成的鱼,叶修靠近许博远的胸前,只见那条玉鱼雕刻的栩栩如生,玉鱼在许博远胸前缓漫游动着,偶尔还会绕着洞中央的鲜红色的心脏悠转。

 

饶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叶修,也被许博远胸前的情景给吸引,叶修忍不住伸出了手,想去触碰许博远胸前的那液态的东西,甚至想摸摸那条玉鱼,许博远吓了一跳似的往后一退,却是左脚右脚绊在了一块,整个人又倒回了叶修的床上,发出了碰的声响。

 

噗通

 

玉鱼从许博远胸前的液体一跃而出,又落回了许博远的胸口,叶修双手撑在许博远身边,许博远的心脏与常人无异,但是…却跳动的特别的慢。

评论(7)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