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墓虎 第二章



第二章

 

「继续说。」

 

许博远看叶修陷入了沉思便停下了,叶修扬了扬下巴,让许博远继续说下去,毕竟才刚说到开端呢…

 

「我…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了,我有问过母亲,为什么我会在家里…而且剩下的五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母亲也不愿意告诉我…」

 

「在那之后,父亲跟母亲似乎很害怕我再发生意外,不再让我出门了,而魏琛先生在我醒来后,有来过几次,魏先生说,我的父母拜托他使用民俗疗法,让我能够逃过这一劫。」

 

「魏先生保住了我的命,但是…魏先生也说,之后我再也不能上那座山,不然…就算是他也保不住我。」

 

许博远语毕,便低下了头,叶修摸着下巴,他记得那则新闻一开始说是全体罹难啊,而且…不是六人,是五人,那么多出来的一人,是谁?

 

「你们在山上遇到了什么?许博远…」

 

叶修瞇起了眼,许博远思考着,但是眼神却开始恍惚,遇到了…什么?梦里追的他的是什么?他竟是想不起来了…

 

「遇到了…」

 

许博远的脑中突然闪过一些片段,突如其来的顿痛让许博远双手捂住了脑袋,他的父母说,他因为惊吓过度而丧失了某些记忆,叶修的手指轻敲着桌面,有规律的扣扣声,却是引导着许博远进入了催眠状态,抬起头的许博远眼神混沌,叶修的唇上下开合,诱人的沙哑嗓音传入许博远的耳中。

 

「我们遇到了…」

 

「!」

 

突然间许博远的身子一软,叶修一惊,只见许博远倒在桌子上,叶修紧紧皱起了眉头,他的催眠术不会失效,除非是许博远的记忆被什么给封住了,叶修轻碰了许博远的身子,只觉得眼前的青年,皮肤尽是病态的苍白,彷佛…就像是死人一样。

 

「…」

 

叶修瞇起了眼,这家店里是进不了脏东西的,毕竟他布下了禁制,唯有需要者才能发现这家店,而且…许博远有影子,身上的温度虽然低了点,但还是有的,另外…许博远有脉搏及心跳,他是个活生生的人。

 

「真是接下了麻烦的委托啊。」

 

叶修叹了口气,直接横抱起了昏迷的许博远,手上惦了惦,没想到许博远这么轻啊,叶修咋舌,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叶修将许博远放在了自己房间的床上。

 

嘎叽嘎叽

 

嘎叽嘎叽

 

叶修转头看向窗户,黑色的发丝不知道什么时候爬满了窗户,甚至从窗户的缝隙之中缓缓爬入房间之内,叶修啧了一声,不知道许博远是惹到了什么东西,陈果的父亲设下的禁制竟然被破开了…脏东西进来了。

 

啪!

 

一个又一个血红色的手掌印竟然印在了窗户上头,看着缓缓流淌而下红色血液,叶修嘴角一勾,挺有趣的,但还不足以对他与这里的住人产生威胁,直到满屋的血手印让叶修生烦,这些是他必需要处理的啊…

 

「劝你们早点成佛吧。」

 

叶修将嘴里的烟点了起来,青色的烟模糊了叶修的脸,叶修坐在床边,手掌抚过许博远的额头,将许博远额头上的湿透的发丝撩起,叶修将烟夹在手里,用力咬了一下下唇,鲜红的血珠被叶修的手指抹去,叶修将手指上的血珠抹到许博远的额头上,奇异的是,那抹血竟然缓缓渗进了许博远的额头里,紧闭着眼彷佛做着什么恶梦的许博远,脸色竟然平静了下来。

 

「这人我保下了。」

 

叶修低喃一声,没想到窗户竟然开始大力摇动了起来,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咔哒,彷佛要将窗户给摇下来一样,在叶修眼中,这灵骚现象彷佛就跟看电影一样,索然无味。

评论(14)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