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墓虎 序+第一章


 

以前有发过,又拖回去重造,是我一直想写的灵异题材,试着重发,看过的就不用再看了(

 

序章

 

「喂喂喂,你有听说过吗?最近街上有人看到殭尸耶!」

 

「怎么可能啊,那种东西不是什么传说还是恐怖电影里出现的吗?」

 

「真的啦,我叔叔是医院的雇员,他说前几天搬进太平间的尸体都被咬得稀巴烂!」

 

「真的吗?」

 

叶修从一群嘀嘀咕咕的女高中生身边走过,在女高中生们走远后,叶修停下了脚步,一双眼望进了暗黑的巷子里,腥臭的味道让叶修皱起了眉头。

 

「啧,天都还没暗下来,就想出来作乱了?」

 

叶修将烟丢在地上一脚踩熄,黄昏的天空是一片亮眼的橘色,逢魔之刻,阴与阳交换的时刻,叶修勾起了嘴角,缓缓踏进了小巷里。

 

第一章

 

又作梦了,许博远知道这是个梦,但是他好像永远无法从梦中脱身,从一年前,从那件意外发生后,许博远便陷入了无尽的恶梦里。

 

「小许…快、逃……」

 

温热的鲜血溅满了许博远的衣服,腐败的味道与血的铁锈腥味融合在空气中,让许博远扯着衣服干呕了几声,但是空空的胃袋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只能呕出些透明的水,许博远慌乱的擦去嘴角边的水。

 

「快…它来了,快!」

 

微弱的气音最终消散在空气中,许博远迈开脚步拔腿狂奔,脑中一片空白,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他们,为什么他们会遇到,为什么是他们会遇到,遇到…这样的东西!

 

梦结束在一如往常的地方,一只沾满鲜血的手穿透许博远的胸口,梦醒了,许博远双手紧紧握着挂在脖子上的平安符,这个父母给他的平安符,从一年前的意外发生后从未离开过他的身边。

 

雨淅沥哗啦的下着,伴随着呼呼吹着的风声,看来气象预告也不是那么不准,台风要来临了,路上的行人匆匆赶忙要回家。

 

电视新闻播报着最近市内出现不少离奇的死亡案件还有台风即将来临,请临海地区居民做好防台准备的消息等等等,陈果看着隔着一扇门的风大雨大,抬头看了眼时钟,已经接近半夜,看来是该收拾收拾准备关店了。

 

碰!

 

紧闭的大门,突然被一个青年给推了开来,伴随着外头的大风大雨,青年看起来十分狼狈,身上的衣物滴落着水珠,身体还不停打着颤,陈果一双漂亮的眼睛微微的瞇了起来,陈果还没开口,青年便抢先了一步。

 

「请问,听说这边、可以、可以除妖是真的吗?」

 

脸色惨白的青年,双手紧紧攥着自己湿透的衣角,带着认真而期待的眼神看着眼前的陈果。

 

「你…」

 

「哟,小伙子,是听谁说的呢?」

 

陈果的话还未说完,一道沙哑而慵懒声音从陈果后头的布幕内传出,紧接着是一个抽着烟的男人,掀开了布幕来到陈果的身后。

 

「叶修?」

 

「行了,老板娘,接下来是哥的专业,小伙子就交给我,店可以先关门了,今晚不会有客人了。」

 

「叶修!你还记得你是我的员工吗!?这事不是你该做的吗!?」

 

陈果揪着叶修的耳朵,叶修则痛痛痛痛的低声喊着,刚刚的高人范儿就如同泡泡一样,破灭消失。

 

「噗。」

 

看着眼前的景象,被两人遗忘的青年不禁笑了出来,苍白的脸上出现了微笑,整个人看起来有生气多了。

 

「唉唉唉,老板娘,你再这样揪下去,客人会不相信我的专业的…」

 

「哼!」

 

只见陈果恶狠狠白了叶修一眼,好不容易放开叶修的耳朵后气呼呼的收拾准备关店去了。

 

「进来吧…」

 

叶修直接抛给青年一条毛巾,青年接过毛巾后,随即跟着叶修的脚步走向布幕后,两人的身影很快的消失在陈果的眼前,陈果手上收拾着,但是眼下却紧紧的盯着店门的门框,门框很快的闪过红色与金色的光点,照理说不可能啊,难不成他后面跟着什么?陈果喃喃自语似的声音很快的消失在空气之中。

 

「请坐。」

 

叶修领着青年来到一个较为宽敞的会客厅,梨花木的桌椅与略为陈旧的摆饰与布幕外的时尚空间显得格格不入,青年有些狭促不安的左右看着,叶修则是支着一边的脸颊仔细观察着青年。

 

有趣啊,这个小伙子,叶修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

 

「是、是一位魏先生指点我来的。」

 

青年紧张的吞了口口水,双眼紧盯着眼前看起来没有什么高人样子的叶修。

 

「喔?魏……?」

 

「魏琛,魏先生说报上他的名字,你就会帮忙…」

 

「啧,是老魏,倒是知道把麻烦推给我。」

 

「请、请务必帮忙,这个是前金。」

 

青年看着叶修一付深思的模样,很快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袋子,看起来有点沉的袋子,青年抖了抖袋子,从里面倒出了金饰、钻戒、宝石什么的,叶修愣了一下,失笑。

 

「你就不怕我直接拿了这些前金不帮你处理?」

 

「魏先生说你这个人虽然嘴欠,但是只要能进到店里就表示你会接这个案子。」

 

「嘴欠什么的就免了,这笔帐过阵子再找老魏讨,你的委托我就接下了,说吧,去那惹上的麻烦,对了你啊我啊的,也太麻烦了,我叫叶修你叫什么?」

 

「我、我叫许博远……」

 

「停停停!你也太天真了,一般的顾主给我们的都是代号,都是假名,你就这么个傻不拉机的报了真名?要是被拿去下咒该怎么办?」

 

「你刚刚不也报了真名?」

 

「你又知道是真名了!?」

 

「那你又知道我报的是真名了!?」

 

「你那么傻不拉机铁定是报真名是不。」

 

这人怎么那么嘴欠!!名为许博远的青年嘴巴无声张合好几次,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现在是五味杂陈充满了各式情绪,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发泄,要是真得罪了叶修,说不定刚才的委托也可能不接了什么的,无数想法很快的略过许博远的脑中,最终许博远小声的嘟嚷着一句什么后抿着双唇,皱着眉,不发一语的盯着眼前的叶修,大概是戏弄过了头,叶修看着眼前闷着头不发一语的许博远,总觉得好像什么小动物似的,叶修好不容易才忍不去摸摸那颗看来柔软的脑袋。

 

「唉,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事情的始末?哥是除妖又不是半仙,这样好了,你有没有玩什么网络游戏还是有网名什么的,就用那个当你的代号吧。」

 

「…蓝河。」

 

在静默的一会之后,许博远小声的说着。

 

「好,那现在开始我就叫你小蓝吧。」

 

「小什么小,蓝什么蓝啊!?」

 

「不然叫蓝蓝?还是河河?蓝儿?还是…老蓝?」

 

「什么老蓝!小蓝就小蓝吧……」

 

许博远真心觉得跟眼前的高人说话很累,真的很累,而且他们还没开始聊到正题,叶修看了眼许博远,示意许博远继续说下去。

 

「一年前,我跟朋友去登山时发生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在山里迷了路,在第一天就在山里扎了营,但是当天晚上……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情。」

 

许博远停了下来,闭上了眼,好像不想继续讲下去似的,沉默的氛围在两人间扩散,最终许博远叹了一口气,咬了咬牙还是开口说下去了。

 

「我们去登山,遇见了怪事…就是,一年前G大的登山社去登山…」

 

「啊,你是说…G社登山社的社员,但是却在山上疑似遇难?」

 

「嗯,我是唯、唯一的幸存者。」

 

「幸存?」

 

叶修挑了挑眉,用到”幸存”这两个字,挺有趣的,而且叶修记得,那场意外…新闻闹得洋洋沸沸,反正叶修是记得这件意外,因为那山里不干净,有什么东西从黄皮子坟里跑出来了,叶修摸了摸下巴,那么,眼前这名唤许博远的青年,是什么东西?

评论(13)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