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狗崽]要是岳父岳母反對我們交往怎麼辦?


 @橡木  

大天狗x妖狐,題文不符

詳細沒經過考究,勿鞭

 

最近,寮裡有位大佬要來拜訪,有多大,大到寮裡的式神們都要繞著他走,這倒也不是因為這位大佬有多可怕,嗯…也可能很可怕,一手能將兩個國家弄得翻天覆地,應該是可怕的大佬沒錯。

 

而且,這位大佬似乎跟妖狐有著什麼密不可分的關係,為此,大天狗早就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對這位岳父岳母大人,十萬十的上了心,準備了許多稻荷神社狐狸們大力推薦的油豆腐,準備在第一面時,就給岳父岳母大人一個極良好的印象。

 

沒想到…

 

「小崽…」

 

「母…父親????」

 

「那麼久沒見了,連我現在是男是女都不清楚了?」

 

玉藻前敲了敲妖狐的腦袋,妖狐也難得乖順,蹭了蹭玉藻前。

 

「母親…」

 

「乖崽。」

 

甫一踏入陰陽寮的玉藻前拎了妖狐就逕自前往晴明的房間去了,徒留大天狗與大天狗捧著的如山一樣高的頂級稻荷油豆腐,當妖狐與玉藻前的身影消失在大天狗眼前,大天狗才如夢初醒。

 

「他們長得不太像呢…」

 

喃喃自語似的,大天狗將手上的油豆腐全交給了流著口水的小白,算是便宜了這條嘴饞的狐狸,大天狗坐在走廊上,也不知道玉藻前帶著妖狐跟晴明談了些什麼,大天狗的心情難得忐忑不安。

 

他與妖狐兩情相悅,發之於情,止乎於禮,至今也只有牽牽小手,親親小嘴,更多的…基於他是個有原則的大妖怪,所以他覺得應該等到兩人成親後再來有更多的…不合於禮的動作,可惜妖狐是個不安份的主,總是在晚上對自己蹭蹭摸摸,所以到最後兩人也常常互相蹭蹭摸摸,雖然妖狐對此很不滿,不過大天狗可以舉起雙手表示,自己除了蹭蹭摸摸以外,真的並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妖狐從晴明的房間走出來時,先是鬆了口氣,自家母親是受了晴明母親之託,來看看晴明,也順道來看看自己的,妖狐眼尖的看到坐在走廊上,一臉嚴肅的大天狗,自家戀人自己知道,這狗子大概又在亂想些什麼了,妖狐放輕了腳步,最後整隻狐撲在了大天狗身上。

 

「想什麼呢?」

 

「沒有…」

 

「看你這彆扭樣子,該不會是怕小生的母親反對我們交往吧?」

 

「!」

 

看大天狗那驚訝的臉,妖狐嘴角微微勾起,將大天狗的臉扳了過來在上頭親了一下,大天狗低笑了一聲,讓妖狐坐在自己的大腿之上,妖狐用臉蹭了蹭大天狗的,兩人又歪膩了好一會。

 

「你擔心什麼,小生家一向是自由戀愛啊,看小生的母親就知道了。」

 

「那…」

 

「嗯?」

 

「那你以前有沒有跟其他人談過?戀愛。」

 

面對大天狗的問題,妖狐愣了一下,隨後表情一柔,嘴角不自覺往上一揚,自家大狗子怎麼那麼可愛,抱著大天狗的頸子,將大天狗拉了下來,嘟起的唇瓣蹭了蹭大天狗的,大天狗放在妖狐腰上的手梢微用了點力,將妖狐更用力的圈在自己懷裡。

 

「不如…你猜猜?如果你沒猜到…晚上咱們就做點除了蹭蹭摸摸以外,不合禮儀的事吧…」

 

「那我猜到了呢?」

 

「那…就讓你對我做不合禮儀的事?」

 

「說來說去,不就是…」

 

「嗯…噓。」

 

妖狐將一根手指壓住大天狗的唇,低聲在大天狗的耳邊說道:

 

「母親讓我跟著你呢…一輩子。」

 

「狗子,你說說…咱們是不是晚上就可以…」

 

妖狐看到大天狗的耳朵泛上了一點紅,很久很久以後才點了點頭。

评论(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