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58)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许博远只觉得自己脑海里似乎流入了什么东西,整个人蜷曲着身体,在巨大的白色火焰里载浮载沉,彷佛在母亲的胎内一样,好奇怪…明明自己是异变冰灵根来着,却觉得整个人舒而又放松,许博远的额头上一抹银蓝色正一闪一闪。

 

许博远张开了眼,身旁已经没人了,叶修与巴国国主不知道到那去了,许博远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他要去鬼界…他本就该去的,许博远站起了身子,只见本应光彩夺目的夺石手铐竟被黑色魔气侵蚀,碎裂成一块块掉落到了地上。

 

就让他任性这么一次吧,许博远从袖口里抽出了叶修送给他的坠饰,现在还是簪子的样子,许博远整理了自己的头发,从储物手环里拿出了那套艳红,不适合自己的嫁衣,红艳的彼岸花簪子火似的,斜插在许博远高高束起的头发上,让许博远整个人带上了一丝妖魅气息,许博远抽出了很久未曾使用的春雪。

 

「春雪…是我对不起你。」

 

春雪乌黑的剑身上,已经缠上了不少魔气的痕迹,再过不久…春雪就会从仙器堕落成为魔器,杀尽五界众生,而后泯灭于天道之中,许博远脸色一凛,冥狱幽火缠上了蓝桥春雪剑,许博远竟是将冥狱幽火生生打入春雪的剑身之中,春雪剑身上的魔气与瘴气被冥狱幽火吞噬,许博远手上一翻,瀞水也被打入了春雪的剑身之中,黑白蓝三色在春雪剑的剑身上形成了极为优美的痕迹。

 

许博远又脱下了绝色,绝色比春雪好上一点,没沾染上太多魔气,一样将冥狱幽火与瀞水打入臂环之中,许博远将这两样本命仙器抱在怀里,终需一别了,许博远狠心切断了与两样仙器的连结,春雪与绝色鸣动不止。

 

「抱歉…」

 

许博远将春雪与绝色收入储物手环之中随意寻了个角落将手环放下,手上仅带着雨国国主嘱咐过的手链,许博远踏出了房门,刚好与叶修面对面碰上,叶修一愣,这是怎么一回事?

 

「上神大人…」

 

「许博远!」

 

许博远并未特意收拢身上的魔气,那双眸里的红彷佛是最为浓稠的鲜血,许博远一挥手,魔气朝着叶修直冲而去,叶修连忙抽出却邪,猛烈的火灵气卷在却邪之上,将黑色的魔气打散,叶修却已经失去了许博远的踪迹。

 

「怎么回事?」

 

「不知道…」

 

叶修放开了神识,其他三人赶过来时,周围百里之内已经没有了许博远的踪迹,叶修颓然坐到了地上,他终究是要杀了许博远吗?

 

「当诛。」

 

巴国国主咬牙切齿地吐出了两个字,叶修的道心动摇了,这两个字狠狠打在叶修心里,是…修魔者当诛,叶修很快平复了震惊,微国国师留在了战神府邸,战神府暂时由微国国师管理,而巴国国主及巴国巫医则与叶修一同,缉拿许博远,反抗者,唯有一死。

 

同时,嘉国国主刘皓也派出了自己的私兵,他需要得到许博远,那位大人的大计需要许博远这个人,三方人马抱持着三种不同的想法,却是往同一个地方而去,许博远的目标是堕仙渊,专门处置那些修魔者及犯了大错的仙界修道者的地方…

 

许博远在冥狱幽火的记忆之中看到了,堕仙渊是一个很奇异的地方,五界的界膜在堕仙渊交错,而那烧破鬼界界膜的一缕冥狱幽火,便是由堕仙渊深处爬上,其实这堕仙渊里的界膜早已经是坑坑洞洞,跟在许博远身后的是叶修等人,之后是刘皓的私兵,许博远拨了拨散乱的发丝,看着堕仙渊下吹起的罡风,红色的眸子细细瞇了起来。

评论(20)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