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57)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许博远昏迷了几日,但对于已经逆行的经脉,微国国师与巴国巫医也爱莫能助,基本他们俩也不知道该怎么给魔修疗伤,叶修只好让微国国师与巴国巫医专心照顾苏沐秋,而自己则是去找了不少玉简、典籍,但叶修没想到许博远的处境竟是越来越艰困,大批的凡人围住了战神府。

 

「把魔修交出来!你这个勾结魔修的恶心修道者!」

 

「叶修滚出嘉国!」

 

「我们要处死魔修!」

 

「什么神子!分明就是魔修!」

 

大街上的人拿着各种武器,围在战神府周围,吴管事无法,只好请示叶修,开起了防护大阵,这才将外头的喧嚣给拦在府外,叶修很是头疼,他府里的钉子似乎比想象中的要多很多,揉了揉自己发疼的额头,巴国国主大步走了过来,他也听闻了这几天的事情。

 

「怎么?」

 

「你要怎么处置许博远?」

 

「…我不知道…」

 

叶修看着床上还闭着眼的许博远,在其他三人的要求之下,许博远已经带上了夺石,叶修整个人趴在桌上,巴国国主斜睨了叶修一眼,坐没坐像…

 

「雨国国主呢?」

 

「怕是出了什么事路上耽搁了…」

 

「有人知道许博远变成魔修的事?」

 

「不是说沐秋身上有魔骨吗?我怀疑…是放魔骨的人把消息放出去的。」

 

「不无可能…但是现在还是要看你的态度,嘉国的人认为你与魔修勾结,别忘了陶轩他是被斩于你的手中。」

 

「我知道…但是博远他,是因为我跟沐秋才入了魔。」

 

「但他仍是魔修,而且这也是他的选择,他心智太过脆弱,才会入了心魔。」

 

「…」

 

「如果你无法决定许博远的去留,不如让我跟巫医一同将许博远送回雨国,虽然不知道雨国国主会怎么处置许博远,但是至少会让你的处境好一些。」

 

「我想想…让我再想想。」

 

「他对你已经无意了,叶修,不要执迷不悟了,我们都不知道失了情感的魔修会如何。」

 

叶修知道,嘉国人对魔修恨之入骨,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是他觉得放出消息的人,绝对不是只想要许博远的命而已,许博远必须活着,而巴国国主提出的建议是目前最好的建议,至少嘉国人不敢去动巴国国主与巴国巫医护送的人。

 

叶修与巴国国主两人俱是沉默,床上的许博远不知道在何时醒了过来,听着叶修与巴国国主的对话,许博远闭着眼假寐,思考着他应该怎么办?连许博远也没想到,能阻断灵力的夺石竟然对他无效了,是了…他经脉逆行,身体里的灵气早已经转化为魔气,若是他想要离开,随时可以离开,许博远又沉沉睡去,叶修、巴国国主、巴国巫医、微国国师,甚至连雨国国主及雨国剑神,恍然就像是旧日的回忆,在许博远脑中淡去…好像、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呢,许博远的神智沉入黑甜乡之前,许博远在心里想着。

 

一团纯白色的火焰出现在许博远的眼前,许博远有种熟悉的感觉,而后,纯白色的火焰里突然被扔进了一块魔骨,火焰的一角开始染上黑色,黑与白互相斗争,魔骨被烧裂成好几块,分散在火焰之中,突然间一抹黑白色的火焰竟是从大火焰裂而出,还烧破了鬼界的界膜,竟是这样流窜到了其他四界之中,许博远冷冷看着黑白色的火焰追逐着瘴气而去…

 

这就是他身体里的那缕冥狱幽火了吧,许博远张开手掌,一缕黑白色的火焰在许博远掌心里跳动的,彷佛有什么在呼唤着,呼唤着他身体里的那一缕异火。

评论(8)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