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48)



OOC都算我的

本篇除了叶蓝无其他叶相关或蓝相关CP

 

--以下正文—

 

 

「我信他。」

 

「那就好…」

 

叶修闭眼思考了一下,张开眼后,那紧张忐忑不安的表情已经散去,他信许博远,就算许博远对他已经没感觉了,巴国国主点了点头,思考着…这次向叶修讨要谢礼,是不是再加上百斤灵茶比较好。

 

没多久,许博远、巴国巫医与微国国师从内室走了出来,三人面上表情俱是一松,看来已经讨论出万全的方案了,许博远站在微国国师与巴国巫医身后,巴国巫医手上拿着一方单子,里头俱是需要的灵药灵草,叶修接过单子,大多是补气、治愈经脉的丹药与药材,叶修唤来吴管事,让吴管事去宝库里寻找,不够的部份就去万宝阁寻,再不够者直接在识珍堂发布悬赏。

 

「破而后立,便是这次治疗苏沐秋的方法。」

 

巴国巫医清冷的声音响起,许博远低垂着头,这般场合以他本来的身份,发言权本就不在他身上…

 

「破而后立?」

 

「苏沐秋的经脉因为被灼烧而浸染着瘴气,我们决定以险治险,使用许博远的冥狱幽火将苏沐秋经脉里的瘴气吞噬,而后再使用瀞水的再生能力将苏沐秋的经脉修复…」

 

「风险呢…」

 

叶修瞇起了眼,手指不住敲打着桌面,这是个好方法,也是治根的方法,却也是个很险的方法,一个不小心,若是丹田、紫府受损,难保苏沐秋因此无法再次修行或是直接丧命。

 

「苏沐秋撑不撑的住,另外…以后能否再修行也是个问题。」

 

「…」

 

「有备案吗?」

 

「有,但是…」

 

「说吧,情况不会更糟了。」

 

「若是直接以瀞水修复经脉也可以,但是之后苏沐秋还是可能会被瘴气侵蚀。」

 

巴国巫医将他们三人所想的方案一一说出,并点出其优缺点,叶修思考了一会,最终…

 

「就选治本的那个方法,你们三人都有把握吗?仙界大军失不得苏沐秋…」

 

「自然。」

 

负责治疗的三人眼神俱是一亮,这方法很险,却也是最快最好的方法,他们自然是不会让苏沐秋就此殒落。

 

「需要多久?」

 

「单上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了,就能随时开始。」

 

「你们去休息一会吧,我让吴管事尽早将东西找齐。」

 

「国主…」

 

许博远看着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他走到巴国国主面前,伸出了双手,许博远知晓叶修还是有点忌惮他,不只叶修,甚至在房里的其他三人也心怀忌惮,所以许博

远主动要求铐上夺石,一旦带上夺石,他便与普通人无异。

 

「请为臣带上夺石铐。」

 

巴国国主思考了一会,便掐了法诀,夺石手铐又回到了许博远的手腕之上,而那股若有似无的魔气也逐渐散去,不得不说,房内四人其实都有所忌惮,毕竟当时堕魔的前嘉国国主陶轩,已经深刻告知他们,堕魔的修道者有多么可怕。

 

「臣向诸位上神大人道别,恕臣先一步回房。」

 

「等等,你的手怎么了?」

 

「臣无事。」

 

叶修一把翻过许博远的手掌,上头有几个半月型的红痕,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受的伤?是刘皓派的使者来的那时吗?许博远却是收回了双手,将之藏在自己的袖子里。

 

许博远再次向众人微微躬身,便跟着道童到了自己分配到的房间,房间整齐舒适,竟然还是他与叶修结为道侣时的新房,里头布置了不少禁制,讽刺极了,许博远觉得自己就像在看笑话一样,而那个笑话就是他自己。

 

臣,我对上神你,一见倾心。

 

叶修,我们来日方长。

 

滴水尚能穿石,臣不认为自己做不到。

 

吾许博远愿与叶修永结同心,与叶修偕手同心共证大道之途,不离不弃,此生相依。

 

笑话,都是笑话,一滴水珠滑落滴落在夺石手铐之上,滑落许博远的掌中,许博远还以为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干了,疼…还是疼,心里疼得慌,断情丹怎么还没生效,许博远缩成了一团,将自己埋在柔软而带着香气的被子里。


评论(13)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