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46)



OOC都算我的

 

--以下正文—

 

 

叶修与巴国国主押着云车行到了战神府邸,叶修很敏锐的发现,嘉国的街头…似乎弥漫着不太一样的气氛,刘皓这人虽然处处针对叶修,但是有一点是叶修仍需称赞他的,至少刘皓仍是个好国主。

 

在前任国主陶轩坠魔之后,嘉国明显走向颓势,而刘皓虽然做不到开疆,但是守成也做得不错,所以叶修与苏沐秋对于刘皓丢出的各种疑难杂症任务,也会尽心尽力去完成,不过,叶修这次从雨国回来,很明显可以感到,嘉国的街头的气氛似乎变得怪怪的…

 

「你们嘉国还是那样怪里怪气。」

 

「怎么这样说呢,不过…这气氛真的有点怪,感觉很压抑,而且百姓们的表情似乎还带着点惊恐。」

 

叶修摸了摸下巴,对…生活在国主城的百姓竟然会感到害怕,莫非刘皓出了什么岔子?叶修在心里打定的主意,等到送许博远到战神府,他势必得走一趟国主府,许博远将窗帘掀起一小角,他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要知道修道者们也挺仰赖直觉的,许博远将窗帘放下,表情若有所思。

 

「博远,该下车了。」

 

叶修的叫唤声让许博远顿时回神,许博远除了方才思考了一下嘉国国主城内的气氛以外,还回想了一下治疗苏沐秋的顺序,叶修的手伸向许博远,许博远看了眼叶修。

 

「你现在没有修为,我扶你吧。」

 

「臣可以自行…」

 

没想到叶修轻巧跳上了云车,将许博远一把就搂在了怀里,许博远搞不清楚叶修究竟想做些什么?叶修不喜欢他不是吗?

 

「谢过上神大人。」

 

叶修轻飘飘落了地,吴管事还以为两人说开了,对嘛,年轻人有事就该说清楚,憋在心底对彼此都不好,可惜吴管事猜中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尾,许博远甫一落地就挣扎着离开叶修怀里,还规规矩矩向叶修行了个礼,叶修看着空荡的怀抱,苦笑了一声。

 

「走吧。」

 

巴国国主才不管叶修心里有多苦楚,事有因果,这只是叶修该尝的果而已,巴国国主直接走进了战神府邸,许博远朝吴管事点了点头后,也跟着巴国国主后脚进了府里,吴管事满脸复杂,他可以感觉到许博远有什么不对劲,组织了一下语言,吴管事看着叶修也走进了府邸,才跟在叶修后头。

 

「上神大人…许公子他。」

 

「他已经服了断情丹…是我的错。」

 

吴管事倒抽了一口气,这…最终吴管事叹了一口气,叶修则是快步向前走到了许博远身旁,与许博远并肩而行,苏沐秋被安排在客间,虽说是客间,但那院子早已是苏家兄妹专用的院子,里面也有苏家兄妹由苏氏本家带来的道童,叶修等人一踏入内室,就见微国国师端着一盆血水由房内走出来。

 

「沐秋的状况如何?」

 

「一样…」

 

血水上头满布瘴气,后头跟着出来的巴国巫医看到了巴国国主,露出了微微一笑,叶修上前询问苏沐秋的状况,微国国师与巴国巫医俱是摇头,不好也不坏,但是瘴气依然不断侵蚀着苏沐秋的经脉。

 

「臣许博远见过微国国师与巴国巫医。」

 

许博远对着微国国师与巴国巫医躬身,微国国师的大小眼又变得一样大了,稍微扫过了许博远全身上下,微国国师顿时了然,求而不得的苦楚终于让许博远入了心魔,看许博远的表情,看来是服过了断情丹吗?那也好…早日斩断对许博远不无坏处,但是叶修的表情就颇有深意了…

 

「现在开始,由博远来治疗沐秋,希望两位能多多配合。」

 

叶修往前走了一步,向微国国师与巴国巫医说道,而后立刻进了内室去看苏沐秋了,许博远点了点头,看着带着瘴气了血水,又看了看巴国国主,巴国国主走向前,掐了个复杂的法诀,许博远手上的夺石被取下。

 

「容臣与两位上神大人讨论关于苏上神的治疗过程…」

 

许博远左手出现了一抹黑白色的火焰,右手出现了一团水团,冥狱幽火在许博远的指示之下吞噬了飘浮在水面上的瘴气,只见冥狱幽火瞬间变大,而后瀞水里一抹清净之气注入冥狱幽火之中,冥狱幽火便又沉静了下来,微国国师与巴国巫医互看了一眼,看来是找到治疗苏沐秋的方法了。

评论(13)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