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43)



 

OOC都算我的

 

各位中秋快乐!

 

基本上我对于评论的态度很自由,很开放,毕竟一篇文下面有很多人讨论对我来说,我是很开心的,但是过激的言词我还是会出言提醒一下

 

人有分很多种,我没办法做到让每个人都喜欢,还请各位见谅,也再次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以下正文—

 

 

「…」

 

「断情丹无解,但…情感本是积累而成,若过上悠久时间,或许断情丹会因为失去效力…」

 

其实雨国国主最后也说不下去了,断情丹便是断去七情六欲,以得证大道,但若是失去了七情六欲又怎地能在尘世顿悟呢,看着叶修皱得快成了咸菜干的脸,雨国国主叹了一口气,事有因果,他会想办法的。

 

「战神大人,这事我亦有考虑不周全的地方,那解除断情丹的丹药,我会想办法的…」

 

「若是沐秋痊愈,你也可与他商量一二。」

 

总归两人还未离缘,一切自然还有得补救,雨国国主请叶修也去房间内小歇一会,晚点会让道童准备灵米灵菜所做成料理。

 

「晚膳是一起用吗?」

 

「一般来说是的。」

 

「喔。」

 

叶修没头没脑问了一句,雨国国主眼露疑惑,难不成以前叶修与许博远都是分开用膳吗?殊不知雨国国主快狠准的得到了真相,叶修摸着下巴,转身就进了属于自己的那间客室。

 

叶修是个修炼狂魔,就某方面来说,整个仙界大概没人比叶修更喜欢修炼了,不过这得归咎于叶修本身生为五灵根的关系,他需要的灵力是一般修道者的五倍以上,所以叶修踏入修道之途,便是常在火里来水里去,生死一线悬,而这也为叶修奠定下良好的根基,战无不胜的战神便是在这样的努力之中扬名仙界。

 

只可惜,堂堂的战神这些年来都未曾对任何一个人动心,年少时该有的慕艾也被修炼之中的辛苦给全磨去了,偏偏他这才对自己送上门的道侣动了心,道侣却失去了所有的情感,连那震荡叶修心里的烫人爱意也从叶修手指间流淌而去。

 

叶修躺在柔软的床铺上,却是不想修炼,他对许博远有歉意,却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歉意,不然…咱们从最基础的送上些珍奇异宝开始?在战场上无往不利的战神大人第一次陷入深深的困惑之中,道侣该怎么追?唯二能商量的人一个在裂天战场,一个还昏迷不醒,叶修只觉得心里一口气闷着,难受。

 

许博远张开眼,他的灵力基本上已经夯实,而…冥狱幽火与瀞水基本上已经完全驯化,等到明天…他便可启程前往嘉国,等到苏沐秋痊愈之后,他便要向叶修讨要休书。

 

「神子大人…用膳了,请至花厅。」

 

「好。」

 

许博远离开房间,到达花厅时,其他三人已经就座,许博远愣了一下,看来是他太过沉迷于巩固境界了。

 

「臣来迟,自罚三杯。」

 

许博远就座后立刻倒了酒,正想一杯灌下之时,叶修抓住了许博远的手,晶莹剔透的酒液洒出,落在夺石与许博远的手指之间,淡淡酒香飘散在空气之中,叶修的手指也沾上了一点酒液。

 

「不用,我们不在意。」

 

「谢过上神大人。」

 

这顿晚膳的气氛让伺候的道童都觉得很压抑,不是几位主子难伺候,而是…那场面,太过奇异,巴国国主面露疑惑,看了眼叶修后又埋头苦吃,雨国国主则是当场就当作自己不存在,低头看着碗里,叶修夹着灵菜,直接送到许博远嘴边。

 

「手上不是铐着不方便?」

 

「臣可以慢慢吃。」

 

「张嘴。」

 

「臣…」

 

「我喂你比较快。」

 

双手被叶修压着,许博远只好张开嘴,任着叶修喂着自己。

 

「尚生大任,您扑吃吗?」

 

「等你吃饱我再吃。」

 

明明合该是一出秀恩爱的戏码,但不知为何落在叶修与许博远身上就是…令人想发笑,雨国国主觉得自己都快忍不住了,两肩不住颤抖着,心里想着一定要把这事告诉自家剑神才是,巴国国主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直觉这事还是少知道点好。

评论(26)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