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41)



OOC都算我的


论好好说话的重要性与元阳万年不泄的男人复杂的心理活动

--以下正文—

 

 

「闹啥别扭呢?」

 

「…没闹,上神大人请将却邪移开。」

 

「心魔呢?」

 

「压下去了。」

 

许博远整个人看来有些没精神,叶修一移开却邪,这才发现许博远的颈子上已经被却邪压出一道红痕了,叶修难得生了一丝愧疚,毕竟身上带着夺石的许博远跟个凡人差不多,被他这样一甩又一压…真是让许博远受罪了,而且他的本意真的不是要将许博远压制,无奈手比口快…

 

「我向你道歉。」

 

木属性的治愈法诀消去了许博远颈上的红痕,叶修的手指磨蹭着许博远的颈子,那么细…细得彷佛一折就断,叶修内心也是万般的挣扎,他发现,对于现在入了魔的许博远,他反而上了心,觉得这样的许博远有生气多了。

 

以前只是觉得,他跟许博远是名义上的道侣关系,许博远是那样的兢兢业业,不住的撩拨与试探,这样的行为让叶修觉得,许博远只想透过他渡过情劫而已,既然如此,他也会从许博远身上取得相应的报酬。

 

但是,自从许博远一年多前入了魔,情况似乎不太一样了,他偶尔会从两人断断续续相连的传心之术之中,感觉到许博远那边传来的,炙热而烫人的情感,猛烈的像是一把火,不断灼烧着叶修心里的那道墙,偶尔还有些直白的情欲传过来,对感情事一窍不通的叶修,竟然难得面红耳赤,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许博远那么直白的情感,叶修甚至…还做了春梦,也不知道是不是许博远的影响。

 

在梦境里,许博远是那样的撩人,粉嫩的舌尖舔过叶修的下唇,红艳的唇瓣含住叶修的,两人简直可以用不知羞耻来形容,叶修以前看过的双修玉简上的姿势,两人不只用了一二三四次,许博远被叶修折来凹去,一下背入,一下骑乘,整场梦可以说是汁水淋漓又香艳刺激,让叶修更绝望的是,他…万年不泄的元阳,竟染得整件亵裤湿得透彻,无战不胜的战神大人第一次惊慌了,悄咪咪地换下了亵裤,而染着元阳的亵裤被叶修一把火烧了。

 

叶修开始重新思考他与许博远的关系,或许许博远并不是只想利用自己渡过情劫?是真心对待自己的吗?就如同许博远与他的第一次对话:

 

我对你一见倾心

 

但是他又在不知不觉之间伤害了许博远,叶修皱起了眉头,许博远入了心魔,情绪上难免不稳定,叶修想了想,怀里还带着许博远给的同心结呢,能稳定情绪…想必上头的咒符对许博远也有效果吧,等到许博远的情绪稳定之后,他们俩可以再重新谈谈,以和平一点的方式,叶修将同心结从怀里掏了出来,塞进了许博远的手中。

 

许博远愣愣看着叶修将同心结塞进自己手里,是吗…竟是厌恶到这般程度吗?

 

「上神大人,您竟是厌恶臣到这种地步吗?」

 

许博远觉得心里疼得不得了,彷佛不能呼吸了,薄红的眸色不断加深,叶修慌张的握住了却邪,还以为许博远又要再次入心魔,没想到…

 

啪答…

 

许博远的眼角滑下一颗颗的泪水,彷佛关不住似的,许博远低着头,泪水滴落在手掌里的同心结上头,同心结上隐隐染上了七彩光泽,叶修突然愣住了,他没想到这样的举动竟伤害了许博远。

 

「唉…别哭啊,别哭…」

 

叶修抓住许博远的肩膀,透明的泪水滴落在叶修手背上头,那透着七彩光华的水珠…

 

「许博远!你吃了断情丹?」

 

叶修双手捧住许博远的脑袋,许博远望着叶修的双眸里,已经是一片平静无波,最后一滴泪珠从叶修的手指之间滴落,来不及了…

评论(56)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