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40)



OOC都算我的

 

--以下正文—

 

 

但是许博远不一样,虽然吴管事报告许博远不只入了心魔,还半步修魔,但是许博远不止能好好与他们沟通,甚至身上不带着一丝狂暴之气,到底他与许博远之后会如何,叶修也不知道。

 

许博远吐出一口浊气,他已经将炼化的冥狱幽火完全压制了下来,察觉到了叶修直盯着自己的眼神,许博远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摆弄了下头上的簪子,最后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但是做完了这些事之后,许博远觉得自己干麻做那么多…

 

「好了?」

 

「是…」

 

看着许博远还有些慌乱的模样,叶修嘴角不自觉带上了一抹笑意,许博远撇开了头,雨国国主刚好低下了头,似乎没看到刚才许博远那慌乱的样子,这房间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了,许博远自己伸出了双手,让雨国国主将夺石铐回自己手上,三人才离开了房间。

 

「先休整几天吧。」

 

许博远低着头跟在叶修身后,突然间许博远撞上了一堵墙,在直觉自个儿似乎撞到叶修的背时,许博远愣愣往后退了一步,叶修转过头看着许博远,面上的表情有些复杂,随后却是抛出了一句让雨国国主与许博远都有些讶异的话语。

 

「我…臣以为,上神大人会希望臣快些去治愈苏上神…」

 

「沐秋现在有微国的国师跟巴国的巫医照看着,倒是你,已经熟悉了冥狱幽火与瀞水的使用方法了吗?」

 

「…约有七八成。」

 

「我要的是百分之百成功,若是沐秋可以痊愈,在我不违背我的原则之下,我答应帮你办一件事。」

 

「臣…想问上神大人一件事。」

 

「问吧。」

 

许博远收在袖子里的手指紧紧攥在了一起,雨国国主刻意加快了脚步,有些事,还是让他们两人去谈吧,叹了口气,雨国国主离开了走廊,并指示道童与侍卫退开走廊,并避免他人进入。

 

「在上神大人心目中,臣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你?」

 

「是的,身为许博远,身为叶修的道侣,臣对上神大人是怎么样的…」

 

「是个麻烦,还是个大麻烦。」

 

叶修很无奈,他替许博远收拾了很多麻烦,而且许博远还瞒着他关于半魔的事,许博远听见之后,缓缓闭上了眼,只觉得全身似乎被抽光了所有的力气,即使做了很多的准备,但是想象与亲耳听见还是有很大的不同,而叶修的话语对许博远来说是一种莫大的打击,许博远张开了双眼,薄红色的眼眸迅速染上了水气,并且缓缓聚集成水雾,许博远抽着鼻子,叶修却是觉得有点…诱人?甩去脑里的奇怪念头,叶修继续说道:

 

「自从你跟我结为道侣之后,你很多事知情不报,不告外出,甚至你隐瞒了半魔的事…我、我无法…」

 

「臣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入的了您的眼?臣究竟是那里比不上!比不上…臣很努力的想追上您…哼!」

 

许博远的情绪突然爆发,那双薄红的眼眸开始染上更深的红,红得彷佛要滴出血一般,不好!入心魔了,叶修手上的却邪下意识挥出,却邪横扫过许博远的身体,许博远的背撞在了墙上,许博远闷哼一声,叶修的却邪却是横置在了许博远的颈子上,强迫许博远抬起了头面对脸色不善的叶修。

 

「走火入魔了…」

 

许博远这次没有退怯,他张大了眼直接瞪着叶修,叶修随后心头一颤,又来了,许博远气呼呼的脸庞,泛着红的眼角,有生气多了,而且…其实还挺好看的,叶修只觉得…他有点…想亲看看许博远的唇,看看是不是那么柔软。

 

「清心诀…」

 

「您扣着臣的手,臣无法动弹。」

 

得,倒是怨上了,对于自己已经开始有点不可理喻的道侣,叶修将一切归咎于许博远入了心魔,叶修自己掐了个清心诀扔到许博远的身上,许博远挣脱了叶修的手,用袖子擦了擦眼角,泛起的水雾被擦去,许博远撇开了眼,不去看叶修,摆明了就是在闹别扭。

 


评论(22)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