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39)



OOC都算我的

 

--以下正文—

 

 

罢了,终归是叶修与许博远两人的私事,只要两人不后悔就成了,许博远走进了法阵之中,左手出现了黑白色的火焰,右手则是苍蓝色的水球,嘴上喃着法诀,苍蓝与黑白散开,包围了许博远的身体,与之前不同的是,许博远这次是在清醒的状态炼化冥狱幽火与瀞水。

 

巴国国主与叶修一左一右站在法阵外侧,两人手持武器,直盯着许博远身下的冥狱幽火,而雨国国主整个房间里布下了防御…与防止脱逃的禁制之后,站在了许博远面前的法阵外侧,手上飞快掐出法诀,若是许博远炼化了冥狱幽火,这法阵便没有用处了,雨国国主的法诀打进了阵法之中,整个法阵缓缓浮起,最后化为细碎的光点,坠落消失。

 

许博远闭着眼睛,一点又一点的冥狱幽火与瀞水被收入许博远的掌心之中,叶修看着许博远的脚下,那抹黑白火焰正张牙舞爪,似乎是要许博远吞没,许博远缓缓张开了眼,雪花凭空落下,将黑白色火焰压制,而许博远身上的那抹火焰突然加大,直接覆盖了余下的冥狱幽火…

 

火焰一点点被吞没,也渐渐露出了一块带着不祥黑色的骨头,魔骨!叶修与巴国国主同时睁大了眼,果然是魔骨吗,叶修握着却邪的手发着抖,但那并不是恐惧,而是一种兴奋,他又能扑灭魔族了,巴国国主与叶修几乎是屏住了呼吸,机会只有一瞬间。

 

许博远脚下的火焰已经只剩下薄薄一层,巴国国主与叶修互看了一眼,就是现在!带着猛烈火灵气的拳头与被一团火灵气包裹着的却邪同时攻击许博远的脚下,最后一滴火焰被吸收殆尽,而同时熊熊两股火灵气包围了魔骨,许博远被雨国国主扯出火灵气包裹的范围,许博远跌坐在一旁,最后炼化的过程被打断,许博远嘴角淌下一丝鲜血,虽然巴国国主与叶修已经很小心的控制在最后才出手,但是许博远依然受到了一些伤害。

 

「许博远净心盘坐!稳住你的道心!」

 

雨国国主看了眼许博远,许博远连忙掐了清心诀打在自己身上,又盘腿入定,刚刚才炼化的冥狱幽火里还带着一丝狂厉,许多雪花飘散在许博远周围,雨国国主看着许博远已然入定,连忙又回过身去看着叶修与巴国国主。

 

魔骨四处冲撞着,试图要脱出火灵气的包围网,不过巴国国主与叶修怎么可能让它脱逃,却邪快速刺击,形成了一个无死角的包围网,巴国国主加大了火灵气的输出,雨国国主也在一旁协助,一个困阵将魔骨死死压制,最终魔骨在两股火灵气的夹击之下,愤恨的化为了灰烬,魔气也同时被驱除。

 

叶修、巴国国主与雨国国主同时松了一口气,雨国国主连忙递出一个玉瓶给巴国国主与叶修,玉瓶里是极品补气丹,没想到要焚尽魔骨竟然要消耗那么多的灵气,服下丹药的巴国国主挥了挥手,设在房里的禁制被撤去,雨国国主对巴国国主点了点头,巴国国主随即转身离去,他对叶修与他的道侣之后会发生的事,毫无兴趣,他只想快些回到巴国巫医的身边,并对叶修这般不珍惜道侣的行为感到不解。

 

「战神大人,上头已经准备好了休憩的房间,您可在上头候着,许博远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在这帮他护法吧,你刚刚不也耗去了不少灵气,况且你没有服下补气丹,依照这样的状况,你才是该休息的那个人。」

 

「但…」

 

「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

 

「…」

 

叶修随意在房间内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雨国国主思考了一会,最后也在一边寻了个位置坐下,掏出一个玉瓶倒出补气丹服下。

 

叶修看着许博远,许博远身上缠绕着淡淡的瘴气,这人…变了很多,至少他看他的眼神,以往从未是那么直接而火辣,里头带着毫不掩势的爱意与欲望,叶修也曾看过不少入了心魔或走火入魔的修道者,比如:嘉国的前国主-陶轩,在走火入魔之后,被他与苏家兄妹偕手击杀。


评论(21)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