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38)



OOC都算我的

 

老叶的悲剧倒数计时中

 

题外话,我以为我两万字能解决一卷,但是现在已经爆字到…算了,我尽快完结这卷吧

 

--以下正文—

 

 

准备,竟是足足过了一年,苏沐秋在巴国巫医、微国国主的双重治疗之下,情况总算是稳定了下来,雨国国主也亲自前往嘉国与巴国,出乎意料之外的,巴国国主竟同意了雨国国主提出的意见,愿与叶修一同毁灭魔骨,而叶修自然也是同意了,毕竟苏沐秋对他来说亦师亦友,于公于私,他是不会让苏沐秋死去的。

 

许博远看着手掌里的冥狱幽火,这一年之中,他总算是摸清楚了冥狱幽火的特性,白火可灼烧瘴气,黑火则是吞噬瘴气,所以让黑火吞噬瘴气之后,在加上异水那纯净的灵气,可控制白火灼烧黑火之中的瘴气,而不致使黑火失控。

 

「可准备好了?」

 

「臣已经准备好了。」

 

许博远在天牢的内侧看着雨国国主,巴国国主与叶修早已经到了都督府等候着,许博远今天的服装是特意要求雨国国主送过来的,红色的里衣配上玄色的外袍,一头白发整整齐齐束了起来,许博远看着手里的白玉簪子,却是收起了簪子,换成了另一把由乌木雕成的,有着彼岸花模样的簪子,是许博远打发时间时的作品,许博远将两把簪子斜插在束起的头发之中。

 

「走吧。」

 

雨国国主掐了个复杂的法诀,许博远脚上及颈上的夺石应声落下,手上的夺石要等到达都督府才会取下,毕竟有三个修为在许博远之上的人,料想许博远也不会做出叛逃之类的事情,雨国国主看着许博远上了刻满禁制的囚车,许博远现在的身份太过于敏感,而且…雨国的内奸埋得太深了,暂时无法拔除,所以雨国国主才会选用这样的方法,大大方方将许博远曝露在众人面前,这反而是降低风险的方法。

 

这是自从分离之后,叶修第一次看见许博远,许博远的外表跟气质已经远远超乎叶修的想象,比起之前那种兢兢业业,不时撩拨试探的模样,现在的许博远更为坦然,走进房间之后,许博远朝着巴国国主躬身:

 

「国主…还有上神大人。」

 

随即一回身,许博远朝着叶修躬了身,一抬头,两人眼神对望,许博远看着叶修的神情里还带着缱绻依恋,还有一些着魔似的迷恋,叶修一愣,在他的记忆之中,许博远从未用过如此热辣直白的神情望着他,叶修心里一颤,连忙收回视线,许博远低垂眼眸,直到雨国国主解开了自己手上的夺石。

 

「容臣为两位上神解说,一旦臣炼化了冥狱幽火,则魔骨现世的同时会发散出大量魔气,那时再来焚尽魔骨怕是太迟,请两位上神在臣炼化完成之前…」

 

「这样你会受到反噬。」

 

沉默的巴国国主难得开了金口,许博远却是露出了笑容,一抹苍蓝缓缓出现在许博远的手中,那抹苍蓝叶修有印象,是许博远在瀞水拼了命得到的异水,看来许博远已经完全掌控了冥狱幽火与异水的特性。

 

「此水乃…瀞水,具有修复异能,两位上神不必担心,臣在反噬时可靠着瀞水修复受损之经脉。」

 

「瀞水可否治疗沐秋?」

 

「可,待炼化完成之后,臣自会向叶修上神禀报。」

 

叶修听见瀞水所具备之异能后,呼吸与心跳顿时加速,若是有了瀞水相助,那沐秋不就…许博远眼里闪过一丝疼意,眸色顿时加深,怕是心魔又起,许博远连忙掐了个净心诀,叶修还沉浸在苏沐秋可望痊愈的喜悦之中,虽然觉得许博远有些异样,但也没放在心上,而将两人之间的互动尽收眼底的雨国国主与巴国国主对望一眼后默默无语。

评论(30)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