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35)



OOC都算我的

 

--以下正文—

 

 

天牢虽为牢狱,但是又与一般的牢狱不同,除了阴暗一点以外,雨国的天牢就像一间更为精致的鸟笼一样,由夺石所造的牢狱并非一成不变的灰色,而是在一座夹杂着寒冰的瀑布之中,带着冰块的强劲水流不断冲刷着天牢,天牢的外头由八百八十八个法阵将天牢团团围住,除了知情者之外,外来者只要踏错一步,便是粉身碎骨。

 

夺石,能够将修道者所有灵力完全封印的特殊石头,许博远的手上脚上都被铐上了夺石,一条由千年玄铁所制的漆黑锁炼就牢牢接在了许博远颈子上的夺石上头,许博远被扔进了天牢,而身上的储物手环则是被随意扔在了一边,就算许博远有通天的本领,在被夺石所铐住的状态之下,许博远甚至连最低级的储物手环都打不开。

 

许博远炼化异火与异水的过程被雨国国主强制破坏之后,对许博远造成了一定的损伤,异水带着修复的能力,冥狱幽火则是破坏,许博远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异水与异火一次次破坏许博远的经脉又重新修复,这对许博远来说极为痛苦,许博远勉强张开了一只眼睛,全身上下又冷又热,让他恍惚以为自己又回到了修复经脉的那段时间。

 

「哈…哈啊…」

 

许博远手指抓着光滑的夺石地面试图移动自己的身体,只是刚经过破坏又重生的身体太过于脆弱,手指在地上抓扒画出一道道红痕,许博远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否已经脱离了幻阵,直到许博远挣扎着爬到了天牢最外侧,由瀑布之上冲刷而下的水幕彷佛一面镜子一样,映照出了许博远现在的样貌。

 

白发红眸,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你是谁…这个入魔者是谁?许博远摸上了自己的脸,带着脏污的血痕一一被画在那人脸上,你是谁…是、我吗?是你吗?许博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狼狈入了心魔的自己,最终还是因为执念入了心魔,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许博远仰天大笑又低头大哭,黑白色的冥狱幽火由许博远的影子开始燃烧,将整座天牢包围,里面的物品被烧得一乾二净,随后一抹银蓝色的光芒绽放,细绵的雪花缓缓飘下,将烈焰缓缓压制,最后整座天牢变成了极寒的地狱,只余一地苍白,许博远靠在天牢外侧,歪着头眼里的光芒渐渐散去,整个人变得安静无声。

 

雨国国主在都督府最底层的房间里仔细察看着,许博远炼化异水跟冥狱幽火已经到了十之六七,但是仍有少数的异水与冥狱幽火残留在法阵之中,方才异水与冥狱幽火突然活跃了起来,看来就算未被炼化,依然与许博远产生了联系,所以…或许许博远已经醒来了?

 

雨国国主同样发现了在残余的冥狱幽火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什么东西…虽然修道者的体质很好,但是雨国国主发现那东西似乎被施了什么法诀,连雨国国主也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国主…战神大人派人来打听许博远之事…」

 

「…许博远追杀半魔受了重伤,就这样跟来者说吧。」

 

「是…」

 

「等…来者是谁?」

 

「战神府邸吴管事。」

 

这叶修究竟是打着什么心思,许博远前脚才被送进天牢,叶修后脚就来打听消息了,战神大人还是觉得许博远是魔界的细作吗?总归会有曝光的一日,究竟该不该告诉叶修呢?雨国国主闭了闭眼,随后也下了决定。

 

「请吴管事到…到许博远私宅的议事厅。」

 

雨国国主看了眼还很残破的都督府,直接对道童下了命令,有些事情直接说开会比较好,至少对叶修与许博远来说会比较好,也不知道醒来的许博远冷静下来了没有。

评论(26)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