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33)


 

OOC都算我的

 

--以下正文—

 

 

雨国国主正飞快的赶往冰城,他接到通知,许博远在踏进冰城时人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在许博远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出入冰城时也神秘消失了,当时已经派出了精锐调查这件事,将冰城的住民迁出,并封锁了前往冰城的道路,在冰城外头雨国士兵及修道者已经将冰城团团围住,毕竟冰城里还封印着冥狱幽火。

 

调查的使者向雨国国主报告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就是整个冰城竟被一个巨大的幻阵给包围了,而许博远进入冰城是个意外,小批小批的半魔突然出现在冰城外,引得不少驻军跟修道者同时前去讨伐。

 

这些半魔明显是诱饵,即使当时已经下了死命令不准去追击半魔,但是不知为何,集团里竟出现了几只出头鸟,打着大义的名义前去追击半魔,顿时集团乱成了一团,在训练有素的蓝雨军团里头竟然还出现了斗殴,雨国国主听见报告之后大为震怒。

 

经过一番彻查,竟是找不到那些出头鸟,而且在混乱之中,本该被关起的城门竟然被打开了,这也造成了许博远竟然就这样一路闯进了冰城之中,雨国国主皱起了眉头,对方的目标是许博远还是冥狱幽火?或是…两者都是他们的目标?

 

着了对方的道了,雨国国主冷笑了一声,雨国出现了背叛者…目前的要点是要确认冥狱幽火的封印法阵是否还是正常运作,雨国国主再次到了冰城,大开的城门口被设了一个传送阵,雨国国主手上掐了几个法诀,他是纯灵体…但是主修的是能侵蚀所有物品的特殊暗系法诀,纯灵体配上少见的水及暗系灵根,这便是雨国国主隐藏起来的秘密。

 

雨国国主掐了个法诀,一道黑色的光芒包围了雨国国主的手掌,手掌贴在了传送阵上头,只见一声滋滋声响,传送阵上头的纹路竟然慢慢融解,被融解的地方甚至还缓缓扩散,雨国国主收回了手掌,时间还未过去一刻,传送法阵便已经被融解殆尽,雨国国主轻易便破了传送阵。

 

「国主,幻阵该怎么处理?」

 

「…」

 

雨国国主断是不敢直接破坏幻阵,第一是怕破坏了幻阵会导致在幻阵里的人无法醒来,第二是可能会惊动幕后黑手,雨国国主左右看了一下,只见有一些人或坐或卧,倒在了城里,身上没有任何外伤,看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其中一个士兵向雨国国主自请踏入幻阵之中,雨国国主点了点头,只见士兵踏入幻阵后竟是没发生任何的事情…

 

「国主…」

 

「稍等!」

 

本来包围着整个冰城的幻阵突然飘浮到半空中,深紫色的咒纹隐隐散发出一丝光亮后瞬间收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缩小。

 

「那个方向…国主!是都督府!」

 

「外头定是有人在操作传送阵,方圆百里之内连地上的石头都要给我翻过来找!」

 

雨国国主下了命令,只见一旁随行的修道者立刻发出无数道金符,今天势必要将雨国的背叛者给揪出来!雨国国主则是带着剩余的人马立刻前往都督府,就怕今天很多事情要发生了。

 

「你给我的同心结,我好好的带在身上呢。」

 

「同心…结?」

 

「是啊,你看…一蓝一红,不就是咱们俩吗?」

 

许博远接过了叶修手上的同心结,但是…好像少了什么东西…许博远将同心结举到眼前,苍蓝色的镇魂珠缀着一段红色的流苏,许博远还记得这是他寻了焰火花来染的…但是,镇魂珠上头少了一段金色的咒符。

 

「叶修…我喜欢你、喜欢你,我爱你…」

 

「我知道,我也…」

 

一柄带着冰冷剑气的剑贯穿了叶修的腹部,叶修的眼睛顿时瞪大…似乎是不敢相信许博远竟会这样对他。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舍不得…」

 

许博远语气里带着哽咽,欺身向前吻上了叶修的唇,带着血味的吻让许博远整个人恍惚了起来,原来这个幻境竟是连血腥味都那么的真实。

 

“叶修”就这样直挺挺倒了下去,许博远颓然坐在了”叶修”的身边…

 

「什么时候我才能入得了你的眼呢…叶修…叶修…叶修…」

 

求而不得,求而不得…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生了执念?只能远远望着叶修让许博远不知不觉之间竟是生了心魔,许博远脑袋里一片混沌,只觉得全身彷佛要烧灼了起来,手指滑过”叶修”染上鲜红的唇,许博远一头青丝缓缓退去了颜色,最终,许博远的头发化为冬雪似的白,漆黑的眼里渐渐染上一丝腥红…

评论(26)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