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32)


 

OOC都算我的

輕鬆一下(不

 

--以下正文—

 

 

「上神大人…」

 

吴管事等候了将近三天的时间,叶修才从安置苏沐秋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吴管事双手捧着装着同心结的盒子送到叶修面前,叶修看着精致的同心结,思考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将同心结放在了胸前。

 

现在的确可以确认仙界里有魔界的细作了,苏沐秋应该是从离开裂天战场时就被盯上了,但是消息是怎么被透露出去的?叶修百思不得其解,而且这次对苏沐秋发动的奇袭,让苏沐秋身受重伤,虽然经脉跟丹田没有受损,但是苏沐秋身上的烧伤却是带着瘴气,而这瘴气正缓缓入侵苏沐秋的经脉,虽然试过拔除瘴气,但是没过多久,这瘴气又会从苏沐秋的烧伤之处泛起。

 

这火,怎么看怎么怪异,但若是冥狱幽火,苏沐秋跟派出去的精锐不太可能活着回来,所以这是怎么一回事?

 

「许博远人呢?」

 

「许公子说他有急事,先回冰城一趟。」

 

叶修想起他抱着苏沐秋回到宅邸时,的确有感觉到许博远的气息,但是现在却完全感受不到了,听见吴管事的回复,冰城…莫不是与冥狱幽火有关?

 

在叶修踏出房间后,许博远也是花了不少代价,寻来的一只灵禽,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冰城,在许博远踏入都督府之时,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让许博远动作一顿。

 

太安静了…许博远放开神识,都督府里应该有守卫及道童,但是…现在却完全感觉不到,有人入侵了都督府!许博远随即发出求救的金符,照理来说,像这€般重要的地方,不可能在无人发现之时被入侵,除非…除非有人带路!

 

许博远一咬牙,入侵都督府的唯一目的应该就是有着法阵的房间,若是冥狱幽火再次被放出,后果不堪设想,许博远静静等候着援兵,可是过了许久,冰城的护卫兵并没有到来…

 

「怎么回事?」

 

许博远瞇着眼,这才发现整个冰城也是悄然无声,许博远连忙看向方才停着灵禽的地方,灵禽已经消失无影,中计了!许博远咬住了下唇…他在踏入都督府之时就已经陷入了幻阵之中。

 

也不知道阵眼在那,许博远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手握着春雪,许博远小心翼翼的走在空无一人的都督府之中,直到许博远走到了都督府最底层的房间之前,许博远将神识收回,缓缓推开了门…

 

「怎么了,又走神…」

 

「啊?」

 

「啊什么,不是你自个儿说要到彩灯节吗?」

 

「我…刚才我怎么了?」

 

「唉,该不会是摔到脑子了吧?博远…」

 

许博远看着眼前的叶修,突然想不起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而且自己还被叶修给抱着,他该不会是刚刚真摔到脑子了吧?

 

「我看看…」

 

一股温暖的灵气流淌过许博远全身的经脉,那股舒服温暖的感觉让许博远瞇起了眼,温暖的感觉落在唇上,许博远忍不住瞪大了眼,唉?唉唉唉?

 

「还那么害羞,都已经是老夫老夫了,亲个又怎么着?」

 

「但…但是…」

 

「还是博远想的是更为色情的事情,比如…双修什么的…」

 

「双、双双双双…什么双修…」

 

「不就是你想的那种双修,咱们结为道侣那时,博远你可害羞了…」

 

随着叶修的脸越来越靠近,许博远的脑子跟身子都滚烫了起来,方才是怎么着的?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评论(10)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