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31)



OOC都算我的

 

--以下正文—

 

 

各人决定了各人要做的事情之后,便散了开来,苏沐秋开始寻找关于半魔的线索,叶修、苏沐橙则是继续在裂天战场上战斗,许博远只身前往微国为取回咒符。

 

微国的国师是个很奇特的人,在见到许博远的第一眼,国师那双大小不一致的眼睛瞬间瞪大变成一样大小了,许博远吓了一跳,国师随即咳嗽了一声,许博远连忙收起探究的眼神。

 

「你是许博远?」

 

「是的,臣这次来便是…」

 

「我知道,但是少一个载体,你应该知晓吧?」

 

「臣知晓。」

 

许博远拿出了一个同心结,国师微微瞇起了眼,慎重接过许博远手上的同心结,咒符被封印在一个浅绿色的小光圈里,金光闪闪的咒符带着稳定情绪的力量,国师拿着同心结,同心结碰触到光圈后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入一样,慢慢没入了光圈之中,金色的咒符在同心结旁边绕着圈,国师掐着法诀,最终咒符贴在了苍蓝色的镇魂珠上。

 

「好了…」

 

国师手上的法诀打在了同心结上,将咒符与镇魂珠牢牢连结,许博远盯着泛着金光的同心结,浅绿色的光圈碎裂,同心结落在了许博远的手中,国师对着许博远微微一笑。

 

「凡事不可强求。」

 

「…国师所言甚是,博远已经下定决心了。」

 

「是吗,祝神子的大道一路坦荡。」

 

「承国师吉言。」

 

「你…」

 

「国师请说。」

 

「不…没什么,你快点去吧。」

 

国师突然握住许博远的手缓缓开口,许博远愣了一会后低垂着眼眸,国师所说的他懂,但是他想试看看,他已经斩了十七次的情根,却还是每每见到叶修便一见钟情,不过这次他也下定了决心,唯有断情丹方能根除一切爱欲,许博远向国师躬身拜别,他急着回到战神府邸,国师对许博远点了点头,在许博远离开之后,面色复杂地看着许博远离开的方向。

 

「魔气…?」

 

国师皱着眉头,他竟然在许博远身上感觉到一丝魔气,但是方才试探过了,许博远并没有任何奇怪的表现,这是怎么一回事?

 

许博远马不停蹄地赶向了嘉国,他无法进入裂天战场,以他现在的修为只是找死而已,他选择回到战神府邸是有其他目的。

 

「吴管事…」

 

「许公子!?」

 

许博远站在战神府邸前时,府邸里一片混乱,许博远虽是好奇,但是他仍没忘记向吴管事通报,只见吴管事指挥着府邸的道童,许博远这才发现,空气之中满是血腥气味,甚至还飘散着一丝瘴气。

 

「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瞒许公子,苏上神出事了。」

 

「!」

 

许博远突然感觉到经脉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躁动,心脏快速跳动,许博远压着心里的不安,直到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让开!」

 

叶修的声音突然响起,许博远愣了一会,连忙往旁边退了几步,只见叶修抱着个人匆匆走进大门之内,这一路上滴落的血珠子刺目的让许博远害怕,苏沐秋低垂在外的手上满是烧伤的痕迹,以许博远现在的修为看不清楚苏沐秋的伤究竟是被火属性的仙器伤到还是被烈火所灼烧。

 

能伤到苏沐秋的火?许博远心底的不安渐渐扩大,他有一个想法,但是…许博远希望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许博远将能够安抚叶修同心结交给了吴管事,许博远直接返回了冰城。

评论(14)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