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29)



OOC都算我的

 

--以下正文—

 

 

「我们赶到时,满村的游尸正四处游荡着,而叶修…」

 

「他正试着保护他那已经些已经变成游尸的家人。」

 

「他…将他的家人们圈了起来,在他曾经的家里…」

 

苏沐秋说的很慢很慢,彷佛就像在说故事一样,最后,苏沐秋停顿了下来,直直望着许博远,似乎在等着许博远做出什么决定一样,听是不听?许博远点了点头,苏沐秋才缓缓开口:

 

「他跟我们说,他要自己杀了他的家人,让我们借一把带着火属性的武器给他。」

 

「那时的叶修,还只是个凡人,他只有15岁…但是那眼神沉得像最漆黑的夜,但是眸底却是燃烧着最为炙热的复仇之炎。」

 

「叶修求着我,让我带他到仙界,但是他是个五灵根…要踏上大道,就得费上比寻常人更多的精力与时间,我老实告诉他了,他却跟我说,他不在乎,他只要找到他的仇人,他愿意为了复仇将命抵押给我。」

 

「我那需要他的命呢…」

 

似乎是想到什么似的苏沐秋低笑了起来,许博远走到苏沐秋的身边,即使是已经决定要斩断情根了,但是许博远还是渴望知道关于叶修的事,许博远的眼里透出了一丝渴望的光芒,而这对修道者来说,其实是不太好的。

 

「他很拼命,也很努力,另外就是有连我都觉得羡慕的好道运,他就这样一路走来,怀着对半魔与魔界的恨…这几乎成了叶修的心魔。」

 

「而为了将这近乎变为心魔的执念压下,叶修花了很多力气,最终是由微国的国师为叶修打造了一个能压抑情感的咒符,但是那个咒符在他由瀞海回来时不见了。」

 

「所以他知晓你知道怎么炼制半魔时,他…」

 

苏沐秋顿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着该怎么说才好,许博远点了点头,简单的说,那次他与叶修对谈,直接碰触到了叶修所无法忍受的那点,所以叶修暴怒之下自然是不会放过许博远。

 

「那…那个咒符…」

 

「裂天战场现在战况瞬息万变,虽然已经委托微国的国师,但是还需要一点时间,许博远,你愿意帮我去微国一趟吗?」

 

「愿意…臣愿意!」

 

许博远觉得心头微颤,他能帮的上忙,看见许博远的眼里爆出一抹神采,苏沐秋嘴角微勾,叶修需要这个咒符而许博远需要一个机会,他也只能帮到这了,希望许博远能够把握这个机会。

 

「不过你最近经脉才恢复,这趟前往微国的旅程对你来说可能负担太大…」

 

「臣可以…」

 

「这样好了,你筑基后使用这个叫我,我让人将信物带给你,你自可前往微国,不要让我等太久,许博远。」

 

「是,臣谨尊上神吩咐。」

 

许博远的身体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着,苏沐秋揉了揉许博远的头,许博远呆愣了一会,露出了个笑容,苏沐秋瞇起了眼,这小子笑起来还挺可爱的,挥了挥手,将特制的金符拿给了许博远。

 

苏沐秋这才想到关于许博远的传言,不过真不是苏沐秋爱八挂,而是那些传言流传的太广,许博远本来是默默无名,但在许博远封印了冥狱幽火之后,关于许博远的一切这才传了开来。

 

听说许博远本来是水木双灵根,资质也很普通,但胜在许博远这人认真踏实,又是个努力家,所以成为了雨国的内门弟子,在许博远获得前往伽罗幻境之后,许博远竟然成了冰灵根,所以有人推测许博远定是在伽罗幻境里得到了什么机缘,当然…也有不少修道者想夺去许博远的机缘,只是许博远不知道是身手不凡还是道运极佳,竟是这样一路走了过来。

 

这个修道者,偏偏遇到了最难过的情劫,这算是道运好呢,还是不好呢?苏沐秋最后叹了一口气,只希望这位与自己同宗的小修道者能够渡过这个劫吧。

评论(11)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