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24)



OOC都算我的

 

--以下正文--

 

雨国国主嘴角挂着一抹笑,苍白的指尖在白玉杯的杯缘轻轻画着圈,他在思考,或许本就不该让许博远去向天帝求取成为叶修的道侣,不…以许博远的性子,他依然会去求天帝让他成为叶修的道侣,这条路太苦了啊,许博远,雨国国主轻叹了一口气。

 

「国主是在思考吗?」

 

「嗯?」

 

「思考着关于冥狱幽火与许博远或是…魔界之间的关系。」

 

「许博远跟魔界没关系,真要说的话,倒不如说该思考的是许博远与战神你的关系。」

 

「我与他?不就是道侣吗?」

 

「其实…」

 

「国主不用帮许博远说好话了,他知道怎么制造半魔。」

 

「…战神你大概是没听许博远之后的话吧。」

 

雨国国主喝了口茶,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叶修摸了摸下巴,的确,之前他是太过冲动,还以为许博远性子软,一两天就会说实话了,没想到许博远整个人竟然晕厥在房里。

 

「若是无意,不若战神大人给许博远一纸休书吧。」

 

「这岂不是断了许博远的道途?」

 

「非也,若是斩断情根之后,在服下断情丹,不再与战神你见面,许博远的道途依然坦荡。」

 

「…尽走些邪门歪路。」

 

叶修哼了一声,断情丹,断情断的是七情六欲,雨国国主是打算让许博远注孤生吗?不过…虽然他对许博远有些兴趣了,但是不代表他已经接受许博远了,雨国国主微微皱起了眉头,战神过于自负了些,对许博远来说并非好事,不若早些斩断与叶修的缘份,这样对许博远反而比较好。

 

「国主…战神大人好。」

 

一名医修匆匆走来,似乎要报告些什么事情,一见到叶修却是愣住了,脸上的表情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现在开口,叶修瞥了一眼医修,这次的事情他做过火了,手上一挥,一个细颈玉瓶摆在了雨国国主面前。

 

「此事的确我做得过火了,这丹药本就为许博远所炼,可压制冥狱幽火的火气,一日一粒,丹方我也会留下,至于药浴炼体的材料,就烦劳国主自行处理。」

 

一块玉简落到了医修手中,在雨国国主的示意之下,医修连忙捧着玉瓶与玉简离开两人所在的房间。

 

「不若我让许博远写一纸和离书感谢战神大人。」

 

「那就让他拿真话来跟我换。」

 

两人在茶香之中默默无语。

 

许博远突然觉得没那么难受了,不过还是花了好一会的时间,许博远才能够站起来,看着一旁放着的换洗衣物,远处还有个木桶,许博远默默走过去梳洗了一下,等到许博远穿好了衣服,雨国国主恰好也踏进了修炼室里。

 

「国主…博远给您添麻烦了。」

 

许博远走到雨国国主前就要跪下,雨国国主却是伸手止住了许博远的动作。

 

「不怪你,这事迟早会曝光,我调查了之前流传的流言,发现的确是针对雨国而来,现在已经控制住了,但是暂时还查不出流言的源头。」

 

「对方趁着我们在封印冥狱幽火之时动作,想必是十分了解我们的计划,很有可能…雨国已经被魔界的细作入侵了,而且这细作可能就在雨国的官员之中,毕竟知晓计划的人很少。」

 

「这一阵子可能要委屈你待在这里,毕竟现在外面对你来说…」

 

看着雨国国主斟酌着用词,许博远点了点头,他了解,现在的他太虚弱了,甚至可以说一出去可能必死无疑。

 

「战神大人…」

 

「他都怀疑你是魔界细作了,你还在考虑他的心情?」

 

「是博远有错在先…」

 

「是非对错自有人心公断,你当时也是出于下策,若非那空间裂缝突然关闭,你亦不需用半魔去引诱那冥狱幽火。」

 

「但…那是人命,好几十条的人命。」

 

「但是他们也伤害了其他良善之人…只怕此事可能成为你的心魔,许博远,本国主命令你现在好好休养,关于这些事,等你的伤好了我们再来谈,我会让战神一同前来,你可有异议。」

 

「博远没有任何异议,博远谢过国主。」

 

许博远跪在雨国国主身前,扣首感谢。

评论(12)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