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22)



OOC都算我的

 

--以下正文--

 

叶修一页页翻看着古书,上头的确记载着一些关于瘴气的事,也有些似是而非的关于半魔的事,叶修的手指支着下巴,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他的道侣真的是太大胆了,竟然在两界的界膜交界处劈开了空间裂缝,是给许博远这个胆子的?真正让叶修惊讶的还不止这些,他的小道侣心思缜密,叶修觉得关于冥狱幽火这事,不该是许博远一人所为,应该是由心思更为细腻缜密的人来计划的,许博远应是听令行事。

 

叶修的眼神暗了下来,这雨国国里,能够让许博远这般效命的人…

 

「是谁指使你这样做的?」

 

「…臣一人所为。」

 

「雨国国主?雨国剑神?」

 

「是…臣一人所为。」

 

面对着叶修嘴里吐出的两个人,许博远摇了摇头,仍是坚持所有的事皆是他一人所为,叶修抬手一挥,许博远狼狈地滚到了房间的一旁,叶修也不是很在意桌上桌下的珍贵异宝,叶修手上一抓,全部的珍贵异宝被收进叶修的储物手环之中,而许博远上臂上刚修好的仙器也被叶修一并拔除,他何必为一个可能是魔界细作的人疗伤呢?

 

仙器发出了不满的嗡鸣声,叶修手上掐了个法诀,仙器被打上了禁制,直接扔到了地上,另一道法诀打在许博远的身上,直接封印了许博远的神识,虽然许博远的修为尽失,但是他的神识并未受到任何的损伤。

 

「你就在这好好反省,什么时候想说实话了再跟外头的道童说。」

 

叶修甩门而去,许博远缓缓扶着墙面站了起来,全身上下疼痛不已,是,他做了错事,所以理当受到惩罚,扶着墙的许博远好一阵子之后才能缓缓走动,拾起被随意扔到地上的仙器绝色,许博远再次将绝色套回了上臂,绝色与蓝桥春雪一样,都是许博远花了大把精力与资源才培养起来的器灵,虽然现在被封印住了,但是总能解开的吧…只是不知道得花上多少时间,许博远苦笑。

 

撑着身子去触碰了房门,许博远不意外房门已经被叶修下了禁制,许博远缓缓移步回到内室,直到坐在了床上好一会后,许博远才掩着面回想着当时那件事,那小小的村庄不知为何被半魔所袭击,后头还有冥狱幽火彷佛脱缰野马一般,以飞快的速度向这小村而来,许博远发现这情况与雨国收到的情报不同,上头明明说是此村已经去避难了,没想到许博远与雨国修道者赶到时,半魔已经屠杀了半个村庄的人,而且因为瘴气的感染,已经死亡的村民变成了游尸,四处咬杀还活着的村民。

 

若是在这样放任下去,别说是这个小村子了,连周围的村庄可能也会受害,在发出了求救金符与斩杀了一些在村外游荡的游尸与想逃出的半魔之后,许博远与雨国的修道者们只好将整个村庄封起来,以免带着瘴气的半魔逃到别的村庄去,当然除了半魔与游尸,还有…村民们也一同被隔离了开来,虽然许博远与同伴们以最快的速度斩杀了所有的半魔与游尸,但最后存活下来的村民也仅仅余下十余人,看着眼神已经变得空洞不已村民,没想到更为令人绝望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突然之间,空气突然凝固静止,身为修道者对环境的敏感,许博远与同伴们纷纷抽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几名修道者将村民们团团围住,一股让人不安的感觉缓缓扩散而开,在包围圈的正中间,空间彷佛镜子一般碎裂而开,浓郁无比的瘴气瞬间吞噬了剩下的村民。

评论(13)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