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14)



OOC都算我的

画风突变(

 

--以下正文--

 

「你刚刚说什么呢,后面嘀嘀咕咕,我听不太清楚…」

 

「…」

 

许博远掩着自己的唇,叶修到底是什么意思?许博远脸上泛着微红,脑子突然之间一片乱哄哄。

 

「且罢,待你理清思绪后再告知我,现下…」

 

「倒是得先送你回府邸,你的暗伤还未痊愈,若是放任不管,将来必成心头大患。」

 

叶修几乎是贴在许博远耳边说着,许博远只觉得全身就像是被冥狱幽火灼烧着一样,叶修的掌心贴在许博远额头上,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现在看起来就像发烧一样呢,叶修顺手将冰凉的水系灵气集中在掌心之中。

 

「上神大人…臣斗胆请求…」

 

「若是你在我的面前还是这般做作,小心我会再打你的屁股。」

 

「叶修…」

 

带着试探与小心翼翼的语气,叶修嘴角微微一勾,他知晓许博远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不知为何,他却想要多看看这张脸上的其他表情,双手滑到许博远腰上,这人似乎有点瘦啊,雨国的修道者都是辟谷当正常吗?

 

「雨国的封印暂时还不会溃散,你先回府邸,我让吴管事从库房之中拿一些温补的丹药跟药材,你带着回雨国去吧,我…嗯,先回裂天战场…」

 

「是。」

 

许博远的语气与平常无异,但是叶修的识海却是能感觉到许博远那带着失落的情绪,传心之术在脱离了下瀞海之后,似乎也一并脱离了干扰,叶修摸了摸许博远的头发,将那散落在身后的青丝细细拢了起来,许博远的发丝很软很细,叶修将许博远的头发束了起来。

 

「等裂天战场的战况比较稳定后,我再去雨国寻你。」

 

叶修的话一说完,许博远便抬起了头,一双本来应是平静无波的眼里却是亮晶晶,叶修失笑,他突然有点想知道,许博远这般,究竟是下了多大的决心,这才决定与自己结为道侣。

 

「臣谢过上神大人!」

 

看着许博远身手利落从自己身下爬下,又稳当当站在身旁,一副最好等会马上咱们就回战神府邸去的样子,叶修失笑,说来…许博远的唇还挺软的,他以为剑修全身上下都硬梆梆的呢,叶修不自觉摸了摸自己的唇。

 

「好啦好啦,咱们先回去吧。」

 

叶修伸出了手,许博远握住,顺势将叶修给拉了起来,两人匆匆回到了战神府邸,叶修早先已经发了传声符给吴管事,现在吴管事早已候在了门口,等待战神与他的道侣一同归来,叶修与许博远踏入战神府邸,叶修挥了挥手,让吴管事自个儿忙去,他要先回房间休息一会。

 

「怎么?」

 

「…」

 

「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放轻松点。」

 

「…」

 

叶修大步跨进新房,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一抬眼,许博远倒是变得扭捏极了,怎么,叶修的个性好像跟他想象之中有点不太一样呢,许博远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叶修,叶修挑了挑眉,这也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两人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突然间门外响起了吴管事的声音。

 

「上神大人,您吩咐的东西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知道了,等会让许…公子拿着,另外也准备一些礼品,届时许…公子回雨国也一并带回即可。」

 

「是。」

 

听着叶修的吩咐,吴管事心里盘算着,又躬身退了下去,想来自家的战神大人,对于他的道侣其实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刻薄,两人从瀞海回来,周边的气氛也没有之前那般压抑了,或许是瀞海之行,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吧。

 

「上神大人唤臣博远即可…」

 

「嗯,那你也叫我的名吧。」

 

「怎…」

 

「有何不满?」

 

「臣没有不满。」

 

看看,说没有不满呢,叶修瞥了一眼许博远,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恶作剧的念头。

 

「远儿…」

 

低唤了一声,正要溜到隔壁耳房的许博远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叶修这才捧腹大笑了起来,许博远脸上又红又烧,给了叶修好几个白眼,叶修心想,这人果真有趣极了,看来与许博远结为道侣这事,其实一点都不无聊。

评论(11)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