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09)


 

OOC都算我的

 

我没那么坏的,真的,看我真诚的双眼

 

--以下正文--

 

许博远抚过乌金剑身,春雪,全名蓝桥春雪,是许博远由修为低微时便开始培养的器灵,到现在为止,也有了一丝灵识,许博远将一丝灵力灌入春雪之中,春雪剑身微微鸣动着,许博远将春雪横置于身前,放出了自己的神识,他需要速战速决才行。

 

苏沐秋在图纸上写着,异水对于他们两人很敏感,几乎一察觉他们俩人的存在便跑得无影无踪,苏沐秋与叶修两人试过很多次,只有一次,叶修勉强接近到了千米之内,但是叶修体内的灵根太复杂了,只要一使用灵力,异水便跑了,想到图纸上头字句里的无奈,许博远微微一笑,真好…

 

神识回荡在下瀞海里,许博远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异常,令许博远惊喜的是,这异常点距离自己并不远,许博远加快了下潜动作,这异常点不时移动着,许博远深怕一错过就找不到了,突然间一丝灵力波动让许博远停住了动作。

 

有什么…有什么天大的危险…许博远自认已经踏过许多凶险,但是这般威压…究竟是什么?

 

突然许博远的眼前出现了好几只巨大的海兽,许博远一惊咬着牙闪进了一块礁石后头,手上飞快掐出几个防御法诀,春雪横置在胸前,许博远绷紧了全身上下的神经,将神识放到最大,没想到这几只修为高于许博远的海兽竟是连看都没看一眼,彷佛逃命似的继续往上瀞海而行。

 

海水被海兽激起的一阵阵浪花,叶修到达瀞海时,一向平静的瀞海上竟然是无风自起浪,黑白色的浪花被一阵阵激起,瀞海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叶修放出了一指金符回到荣城禀报天帝,手上一执着一柄长矛的叶修直接潜入了瀞海之中,他曾刚刚就一直试图联络许博远,但是完全联络不上,若是让他找到了许博远,非得打许博远屁股不可。

 

要被叶修打屁股的许博远现在正努力对抗着海兽们激起的海潮,许博远被海潮冲出了藏身的礁石,没想到海兽们却是擦着许博远一只又一只的往上,许博远瞇着眼,这下面是有什么?

 

一抹腥红出现在许博远的眼角,只见一只又一只的触手彷佛鞭子一般由瀞海深处甩了上来,一只触手勾住了一只游得略慢的海兽,海兽哀号一声,但是同群的海兽们连回头都没回头,继续往上游,而许博远终于是知道,瀞海为什么那么安静了。

 

海兽被好几根触手拖进了瀞海深处,瀞海的漆黑海水悄悄染上了一丝血味,百足巨章…是巨章的异变种,百足巨章通常会在出生时被自己的族群给撕裂吞吃,毕竟天生的异物血肉总是比较滋补,能成长为成体的百足巨章,通常已经没有什么天敌了,加上百足巨章天性贪婪,每每移动到了一处,便会将该处所有的生物吞吃殆尽,其实仙界对百足巨章也很是头疼。

 

许博远吞了口口水,走是不走?走了怕是再也得不到异水,不走怕是会丢了命…许博远想到叶修应该也已经到达了瀞海,连忙想要透过传心之术联络叶修。

 

「啧!」

 

传心之术不知道为何失效了,许博远心中难得浮燥,虽然可惜,许博远决定先去寻找叶修,许博远再次潜回到礁石后头,这时却许博远藏身的礁石却突然产生了一丝变化,许博远觉得…自己与礁石正在同时往下,而且下降的速度飞快,突然间一声低低的兽吼传入许博远的耳中,许博远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这声兽吼饱含着天地之间的怨气,若是让这怨气入体,后果不堪设想,许博远拿出仙器,将自己周边给包围了起来。

 

远处一抹银蓝色的光芒闪过,许博远心念一动,挥动着春雪,剑意交织成一片密密麻麻的剑网,带着寒冰气息的剑网将远处的银蓝收入了底纹,许博远伸手一抓,手上顿时多了一丝滑腻冰凉的感觉。

评论(6)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