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祈天-天之卷(08)



OOC都算我的

 

--以下正文--

 

 

在许博远整装完毕出发去瀞海之后,一张金灿灿的符纸也正以极快的速度飞向裂天战场。

 

「许博远去了瀞海?」

 

叶修踏入帐篷,将染着斑斑血迹的披风随手一扔,一旁的天兵立刻接过染血的披风,叶修这才看见了在自己案上那翩翩飞舞着的传讯符,瀞海可没许博远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以往他曾与苏沐秋前去探索瀞海,但瀞海根本不是他们俩想的那回事…

 

自家的道侣还真不是个省心的家伙,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冥狱幽火还是为了身上的暗伤?

 

「叶修,要去吗?」

 

「嗯?」

 

「我要去一趟,你跟沐橙两个…」

 

「你以为我是谁啊,少你一个多你一个,本来的策略都不会有什么变动的。」

 

「嗯。」

 

叶修点了点头,瀞海位于裂天战场的对侧,若要前往瀞海,等于要横越过整个仙界,但裂天战场瞬息万变,叶修有些不放心,只见苏沐秋拍着胸脯,叶修这才离开了裂天战场直奔瀞海。

 

许博远看着晴朗的天与碧蓝的海,使用浮空术俯看着瀞海的许博远知道,这只是瀞海的表象,根据图纸上头记载,瀞海为阴阳水所组成,上层碧蓝清澈,下层则是混浊泥泞,许博远将一头青丝束起,系成了一条长辫,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藏青色,瀞海下层凶猛海兽不少,能尽量减少冲突才是上策。

 

「呼…」

 

许博远的周身泛起一层白雾,下个瞬间,许博远便冲进了瀞海之中,许博远并为激起过多的水花,而是像把利刃一样直直切入了瀞海之中,许博远催动着灵力不断往瀞海下层而去。

 

到达了瀞海上下层的分际,许博远停了下来,黑白分明…彷佛深不可测的黑暗,许博远没有丝毫犹豫,将自己的气息压到最低,缓缓潜入了下瀞海里,修道者的身体素质极佳,但是甫入下瀞海的许博远也不禁流了一身冷汗,方才整个身子一没入下瀞海之中,许博远便觉得不止是五官,甚至自己的神识也有一瞬间被切断,若是这时遭受了海兽的袭击…那后果是不堪设想,许博远不禁庆幸自己的好道运,不过…才没多久,许博远便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太安静了…

 

许博远缓缓游动到礁石旁边,贴着礁石慢慢往下降,四周竟然连一只海兽都没有,瀞海发生了什么异变吗?

 

『许博远!』

 

许博远正在思考着的当下,叶修的声音突然传入了许博远的脑海之中,许博远顿时瞪大了眼睛,叶修…?为什么?许博远一时搞不清楚,之后才想起,他与叶修结为道侣,受天道所愧,两人同时得到了传心之法。

 

『许博远,回答我,你在瀞海吗?』

 

许博远愣了一会,缓缓点了点头,又一会才发现,其实叶修看不到他,连忙缓过震惊的情绪,回答道:

 

『臣已入下瀞海…』

 

『待在那别动,我等会去带你回府。』

 

『臣入下瀞海有一急事待…』

 

『闭嘴!』

 

叶修吼了一声,许博远缩了缩脖子,果然生气了啊…叹了口气,许博远却还是缓缓往下降,他得抢在叶修到来之前,将异水拿到手才行。

 

许博远悄悄将传心之法截断,他这一路历练过来,对于危险有着极为敏锐的直觉,方才那不安的感觉他细细想过,虽说是危险,但是似乎并不危及生命,只要小心注意应当无妨,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许博远抽出腰上的剑,这把剑被抽出时还微微发出了欢快的剑鸣,许博远低笑了一声。

 

「嘘,春雪安静点…」


--


顺便带个广告

 

绝世风华简体版9/9晚上8点开始预售,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连结点这


评论(13)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