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蓝

本Lofter所刊载之图文不提供非经过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私讯lo主

主食:葉藍葉、傘修藍(傘藍+葉藍)以上不拆
不吃葉受,其餘雜食,也麻煩葉受黨真的不要fo我,看到一次移除一次

關注前請先看一下自介,關於子博密碼問題一概不予回覆,自介中已有寫明,謝謝各位

自介: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66c8733

文章目錄(短篇不收錄):http://yllove1314.lofter.com/post/1ccbcc2a_7d0130e

【叶蓝24H/06H】仙尊吵着要跟魔尊一起秀恩爱

 @2017七夕叶蓝24H企划 

 

JJ式标题,雷文式文风,低能仙侠梗,当个标题党!我以我自己为荣!

OOC是我的,各位七夕快乐!

感谢主催邀请,另外本文仅用于2017七夕叶蓝24H,请勿转载,连LOFTER也不可以转,感谢!

 

第一章  这个仙尊,早上有性冲动

 

现在的三界最为热门的消息是,被仙魔两道各门派追杀的战神叶秋,在丧失了所有修为,在坠仙崖上跌落于人间界之后,竟于短短一千年之间,以前的战神叶秋以魔尊叶修之名从人间界杀了回来,不止掀翻了三界,更令三界各方势力大洗牌,陷入了新的动荡之中。

 

得到魔尊之名的叶修,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与仙道蓝雨仙宗的内门核心弟子结为道侣,这消息惊得许多门派门主、宗主、掌门、太上长老等一干人等吓得下巴都掉了,而身为事主之一而且还嫁出了一个内门核心弟子的蓝雨仙宗并未对此事发表任何看法,但是好事者们根据蓝雨仙宗送往兴欣岭的那一车又一车嫁妆,脑补出了新的818。

 

哦豁,蓝雨仙宗可说是,活脱脱一个割地赔款的节奏啊,不只赔上许多法器宝物,还赔上了个内门核心弟子,蓝雨仙宗究竟赔了多少,许多好事者摇了摇头,叹道:

 

「这下可真赔大了…」

 

要知道内门核心弟子可都是各门派花费了大把资源才拉拔长大的,就这样白白拱手嫁了出去,还附带了一堆嫁妆,唉呀、唉呀、唉呀,蓝雨仙宗真是赔大了,没想到蓝雨仙宗现任宗主听了这样的传言后,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而后就去闭关,两耳不闻外界的喧嚣传言去了。

 

在结契大典的前夕,兴欣岭上本该是十里红妆,却不知魔尊叶修那条筋不对劲,好好的红妆成了白妆,啧啧啧,晦气啊,跟送葬似的一片白,偏偏这一片白里,出现了一点辣眼睛…喔不,是刺目的红,魔尊大人舍去了平时最喜欢的玄色,改穿着喜庆的大红外袍,在白纱与红袍翻飞之中,叶修骑着双头灵马,身后精美华贵的鸾车由十六头别着大红花的灵鹫托着,叶修的表情与平常的懒散样子完全不同,或许是被精心打理过,看来格外意气风发。

 

但是这般表现,也让许多修道者觉得魔尊叶修是不是故意来辣他们眼睛的,能不能好好走个结契的套路啊!魔尊叶修表示:

 

「当然不能!」

 

有好事的修道者为了一睹魔尊道侣的真面目,还特意乘坐了法宝飞到兴欣岭上方,而此时,鸾车也已经降落在魔尊宫殿前的平台之上,叶修利落翻身下马,缓步走向鸾车,对着由鲛人纱与天蚕丝揉制而成的大红色帘子伸出了一只手,叶修的手心朝上,而此时鸾车之中伸出了一只纤纤玉手?嗯?好像不太对…那名修道者揉了揉双眼,那分明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轻轻盖在叶修的手心之上,偷看的修道者此时内心是懵逼的,那是一只男性的手,所以…

 

魔尊叶修的道侣是个男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事的修道者心头一惊,随后便被一道凛冽的剑意给生生劈下了法宝,虽然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好像很危险,但是毕竟是修道者嘛,好歹命是保住了,事后,那名修道者对劈了自己的剑意作出了点评:

 

「柔若水,锐如冰,不愧为蓝雨仙宗弟子。」

 

这句话不到半天便传遍了三界上下,也坐实了魔尊叶修的道侣是个男人这件事,不过其实并不让人意外,因为啊,蓝雨仙宗上至太上长老,下至守山门的灵兽,无一不为男(雄)性,而且蓝雨仙宗什么最多?剑修最多,毕竟是第一剑修大宗,也只能说魔尊叶修的“兴趣”果真异于常人,放着软绵绵的法修不抱,要去抱那硬邦邦又冷冰冰的剑修。

 

不过以上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叶修的道侣是蓝雨仙宗的谁?蓝雨仙宗的内门核心弟子少说也有百来号人,究竟是谁这个问题异常重要,为了这个与三界上下其他人牛马不相干的问题,三界还混乱了好一阵子,各种配对脑补谣言满天乱飞四处乱传,不过当事人倒是从未出来说过一句话,还是该干麻就干麻。

 

比如魔尊叶修,现在正侧躺在床上,手指卷着自家道侣散落在床上的青丝,自家道侣是个剑修,生活一向规律,这生活规律的习惯还是他强迫自家道侣养成的,想想一个剑修生活不规律,这还叫剑修吗?一般来说这个时间点,身旁这个还睡得死沉的人早就应该起床,而且已经练完一轮剑法了,但是现在…叶修愉快的勾起了嘴角。

 

「蓝,你起晚了…」

 

特有的沙哑嗓音贴在剑修耳旁,床上的人哼哼了几声,才缓缓张开了双眼,叶修看着自家道侣双眼里还有些疑惑,似乎还搞不清楚现在自己身在何方,轻笑了一声,心道看来昨儿个还是折腾得狠了,叶修的唇贴在自家道侣那微肿的唇上,本来只是单纯不带着情欲的早安吻,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在两人唇舌相交之间,竟生出了一丝缱绻的气氛…

 

叶修瞇着眼,身旁这个剑修,便是蓝雨仙宗的内门核心弟子-蓝河,但是…这蓝河其实不是蓝河,也能说是蓝河,叶修知晓蓝河的上辈子就叫做许博远,在两人初遇之时,这傻孩子就交根交底了,比如什么出个宿舍门口买个小笼包,人就穿越了,这不科学之类的,虽然叶修到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叫不科学。

 

本来蓝河身上还绑着个叫系统的东西,但是系统被叶修硬是从蓝河识海里扯了出来,叶修这无知的举动差点要了蓝河小命,还好叶修又及时将系统塞回了蓝河的识海里,不过却造成了叶修同时间也绑定了系统,虽然到现在叶修有时候还会搞不清楚蓝河说的一些单词,比如穿越、系统、大龄单身狗、闪瞎钛合金狗眼之类的,不过那也无所谓,只要蓝河还在自己身旁就好了,他们将来会一起飞升,这是两人之间的约定,还要撕裂虚空,回到蓝河曾经生活的世界看看,叶修看着自己手腕上压制修为的仙器微微一笑,当然,这仙器也是从系统里压榨出来的,用的还是蓝河努力完成系统发布任务的累积点数。

 

比起蓝河的穿越论,叶修比较偏向蓝河被歹人袭击时觉醒了自己某一世的记忆,两人曾对这问题进行过深度的讨论,不过讨论无果,因为两人最后常常讨论到了床上,并一起将这严肃的讨论都扔到了脑后,毕竟蓝河身上的系统简直就是个谜,不过最后不知怎么地系统被绑定在了叶修与蓝河两人身上,也不知道叶修是天赋异禀还是调教有道,系统对叶修简直言听计从,对于常被系统噎到的蓝河来说,不止内心复杂,还想大喊系统爸爸再爱我一次!

 

大保健!

 

第二章  这个魔尊,喜欢正面上

 

碰!

 

又一个吗?叶修叹了口气,门外的禁制又拦住了一封八挂小报,这是第几封来着?叶修苦笑,这些八挂小报在他与蓝河结为道侣之后便四处飞传…都传了那么久,还不消停吗?

 

◆魔尊叶修以前竟然有老相好!

 

◆细数魔尊叶修的风流情史!

 

◆魔尊叶修与千波湖旁神秘少年修道者那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这都是些什么破烂八挂,叶修看了看八挂小报的标题简直哭笑不得,他那来的其他相好,这要是给蓝河看见了,说不定蓝河的醋桶都能成了醋海,叶修手上一捏,想将八挂小报给毁去,没想到趴在叶修腿上假寐的蓝河睁开了一只眼,手上一抓,外头的八挂小报们全给蓝河截去了。

 

「看啥呢,没什么好看的。」

 

「你防的那么严,看来是什么好看的吧?」

 

「…」

 

叶修摸了摸蓝河的头发,将散落在蓝河脸颊旁的发丝一一梳理至蓝河耳后,只见蓝河换了个姿势,转为仰躺在叶修腿上,一张一张飞快瞄过小报,叶修满腹的辩解在蓝河一声噗嗤之中化为飞灰烟灭,蓝河笑得花枝乱颤全身乱抖,把剑修的高冷全扔到床下去了。

 

唉呦,这些个修道者的生活是太无趣还是怎么着,说起八挂倒是一个比一个有梗,脑补力跟想象力一个赛一个,比起人间界的三流话本是更加狗血淋漓,香艳刺激啊,写得跟小黄本似的,啧啧啧。

 

「笑啥呢…」

 

「唉,叶修你看你看,这个…哈哈哈哈,写得你好像只要站着就能进阶了,哈哈哈哈。」

 

「笑成这样,说好的装逼呢?」

 

「只有你跟我嘛…装什么逼。」

 

「这个,不是当时咱们在千波湖一起打那些个不长眼的门派的事嘛…好怀念啊,写得好像我是你的小三一样。」

 

叶修擦去了蓝河眼角旁的泪水,堂堂仙尊笑成这样,还想不想飞升了,叶修拿过蓝河手上的八挂小报,千波湖旁的那场追逐似乎也是让叶修察觉自个儿对身旁的小剑修有些不同的感觉,叶修嘴角微勾,手上一弹,全部的八挂小报瞬间化为灰烬。

 

「识全堂可大胆了,也不知道他们818的对象是本尊的男人,天凉了,是该让识全堂破产了…」

 

「…818是什么?」

 

「八挂一下…」

 

「喔。」

 

「那…」

 

「别问了,八挂就是八挂…」

 

「喔。」

 

蓝河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叶修一看就知道蓝桥真人又有歪点子了,虽然他对于这些八挂一点都不在乎,不过蓝河可在乎了,见不得人毁坏叶修的名声,叶修不是不知道,识全堂已经被蓝河踢破了不知道几百扇大门,但识全堂却是越战越勇,听说这次用的是千年玄铁打造的大门…这大门经得起蓝桥真人饱涵剑意的一脚吗?

 

这不,才没几天,整个三界又沸腾了,那识全堂的大门,又被踹飞了,千年玄铁制的大门耶!不过这次可不是蓝桥真人去踹的,而是早消失许久的妖尊暗夜猫妖-绝色尊者,赤黑色的衣着与一对黑色的猫耳与两条猫尾,还有一黑一红的异色双眸,那可不就是绝色尊者的标准配备吗?

 

绝色尊者一脚就踹倒了识全堂那道由千年玄铁所制成的大门,还顺带把一迭关于魔尊叶修的新版八挂小报一爪给全挠破了,识全堂的管事大喊了一声,差点昏了过去,不过还好绝色尊者被另一名妖尊碧眼青狐-君莫笑尊者给拦腰带走了。

 

识全堂的管事与侍从们在两名妖尊离开后,才抚着胸口缓缓从残破的四处爬了出来,妖尊耶,仙尊他们是常见,但是妖尊可是第一次看见,而且还踹了他们识全堂的大门…该不会,两位妖尊其实是魔尊的手下吧?

 

怎么可能啊!这两位妖尊可是协手一同打败了当时一方独霸的妖皇,让妖界陷入巨大动荡之中,至此,妖皇伸手人间界的计谋全被两位妖尊打乱,让妖界在这千年之间再无力伸手人间界。

 

姑且不管后来两位妖尊的那些后来掀起的八挂小报热潮,君莫笑抱着不满的绝色直飞两人在千波湖旁的小巢-千波洞府,千波洞府是两人偶然发现,并且在两人在千波湖遇到各大门派追杀时派上了不少用场。

 

「哼!」

 

「生什么气呢…」

 

毛绒绒的九条狐狸尾巴在绝色尊者的眼前晃了晃,绝色尊者的双眼一亮,整只猫妖扑进了九条尾巴之中,抱着君莫笑软绵的尾巴滚动了一会,绝色才红着脸大喊了一声:

 

「我才不是真的猫妖!」

 

「是是是…」

 

绝色尊者…不,应该说是蓝河才对,绝色尊者便是蓝桥真人也就是蓝河,蓝河挣扎着从九条狐尾中起身,君莫笑尊者,不、这时应该称他为叶修了,叶修低声笑着,一边揉着蓝河头顶上的耳朵,君莫笑与绝色便是叶修与蓝河在妖界的身份,至于好好的人修为什么突然成了妖修,这就得从系统发布的任务说起,说起来都是泪啊,两人从小妖怪一路走到了妖尊,花了近五百年的时间,才将妖皇打成了半残。

 

「他们都说你的坏话!你又不是这样的人!」

 

「我是好是坏,你最清楚不是?我都没生气了,你却气得差点连肺都气出来了…」

 

「才不会!肺飞出来才不科学!」

 

蓝河嘟起了嘴,套上暗夜猫妖外表的蓝河外表比原身的外表还要年轻一些,看来是个少年模样,一双圆圆的猫眼里头满是不满,叶修觉得,不管是那样的蓝河,他都心悦于眼前这人,诚如这人心悦于他,叶修让蓝河跨坐在自己腿上。

 

继续大保健!


第三章  魔尊与仙尊现世的愉快生活

 

蓝河悠悠张开了眼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自己还有些酸疼的腰,也不知怎么着,明明现世的灵气稀薄的彷佛没有,但是叶修却还是如同在修真界那时,境界不断的往上积累,蓝河叹了口气,感受了一下识海里那几个月前丝毫未曾松动的境界,惊喜地发现竟然有些微松动的迹象,连忙爬起身,就要开始进入冥思。

 

「等等等等,还早呢…」

 

熟悉不已的声音让蓝河缓缓睁开了一只眼,只见叶修不知道何时从房外进到房内了,手上还端着一大碗香喷喷的粥,蓝河的鼻子微微抽动了下,这粥里的灵气十足,大概是叶修回了修真界去折腾回来的。

 

「已经松动了!」

 

「是是是,好歹先补充点灵力什么的,昨晚玩得那么激烈,现在灵力亏空了不是?」

 

「你才亏空!你全家都亏空!」

 

看着眼前的蓝河一张脸涨得老红,叶修摸了摸下巴,也是,毕竟昨晚出力比较多的人是自己,这粥…还是两人一起吃吧,叶修坐在了床边,那碗粥一人一口,一下子就给吃个精光了。

 

「对了,今晚咱们出去走走吧?」

 

「啊?」

 

「啊什么啊…」

 

「我还以为你要继续打网游呢。」

 

叶修愣了一会,没好气的捏了捏蓝河的脸颊,今天可是七夕呢,也不知道蓝河是不是昨天被做到傻了,叶修在蓝河的嘴上亲了一下。

 

「干麻,那么黏乎…」

 

「你真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

 

蓝河推了推叶修,怎么今天跟平常不太一样呢,叶修将蓝河搂进了怀里,手掌放在蓝河的腰上,轻轻按摩,蓝河果然忘了,上星期才在自个儿的身边转来转去,还警告了自己,说七夕那天绝对不准通宵打网游呢,怎么才一星期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今儿个可是七夕呢,小蓝忘了?」

 

「啊!」

 

看蓝河一脸呆样,叶修在蓝河嘴上亲了一口,他已经想好了,今晚可以带着蓝河回修真界,正巧也是灯节呢,满城各色的璀璨灯火,丝毫不输给现世耀眼的霓虹灯光。

 

「咱们可以先去蓝雨仙宗下面的蓝溪城看看灯会,然后再回千波湖旁看看开得像火一样的石蒜花。」

 

「然后呢?」

 

「然后啊…」

 

蓝河眉眼弯弯,双手搂住叶修的颈子送上了一个吻,叶修反手扣住蓝河后脑,一个缱绻的吻带出了缱绻的气氛,叶修圈着蓝河腰部的手也慢慢往下,直到手掌覆上了蓝河的臀丘,蓝河这才没好气的推开了叶修。

 

「还早呢!」

 

「等逛完灯会后,咱们再继续…」

 

叶修心里的小算盘打得霹雳啪啦作响,毕竟是七夕嘛,不发生点什么好像对不起这个现世的情人节。

 

等到两人逛完了蓝溪城的灯会,叶修匆匆带着蓝河回到两人在千波湖旁的洞府,蓝河却是笑盈盈地拿出了一壶早已经酿好的酒,叶修不擅饮酒,这是蓝河特意为叶修所酿的酒,名唤千杯不醉,醇而使人不醉,便是千杯不醉的特色。

 

「魔尊大人,能否与在下一同赏花共饮。」

 

「这是自然。」

 

叶修接过了蓝河手上的酒壶,在飘散着淡淡花香的千波湖旁,一黑一白两道人影并坐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就着皎洁月色饮下一壶又一壶的千杯不醉。

 

「叶修,我心悦你…」

 

「蓝啊,这时应该说,我爱你才对。」

 

两道人影亲蜜结合在一起,两人周身都盈绕着淡淡的酒香…

评论(22)

热度(693)